画的是谁,请自己猜[upload=http://x.bbs.sina.com.cn/forum/show_fpic.php?apid=forum&uid=1423288072&fpid=3292052&postfix=0&ptp=0][/upload]
阅读全文

荆州烽火照江流霸业方兴转覆舟垂泪相托藏诈术攻心只为帝王忧
阅读全文

亘古悲歌彻耳旋,白门晓月透云寒。胡笳拍乱英雄梦,羌笛吹封玉女弦。画戟凝霜空自许,辕门犹在无人言。一度春风一度雨,虎牢神话成云烟。
阅读全文

云南地处偏僻,是南帝孟获之地。南帝手下虽有一班将领,却无甚能人,智力政治力都不高,岂能与我军相比?故一向相安无事。但南帝孟获也是有志之人,守云南偏僻之地,岂是他愿,加上这时刘玄德失了永安, 来投孟获,言语一番后,孟获先夺了建宁,然后向成都逼来。我军第一队的关大少,便签正与南帝孟获相遇。三人一场恶战,孟获也算英雄,奋力抵御两将的突击,竟未落败。第二队的平襄侯姜维和文鸾适时赶到,南帝孟获虽然神勇,究已连番大战,只得逼开二将,往城中退去。两翼的部队被煮酒一记"混乱"搞晕,我军上去一阵冲杀,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败军缩入云南城,只是放箭。为减少不必要的损失,我军就在原地扎营休整。孟获得知我军在云南与建宁之间修了城寨,心中烦闷。这天登高望去见我军一队队次第而出,向建宁方向开去。大喜,于是点起全城军马,前来袭营。三更天到达营前,忽听一声炮响,伏兵杀出,乃张辽也。孟获见有准备,急退,到城下一看,旌旗上一个“贞”字,一女将站立城楼,喊道:“此城我已取了!”再想退往建宁,建宁也破,只得投降。原来贞子,张辽奉军师锦囊来助战,正好用计连下两城。我对孟获好言抚慰,嘱其仍守云南。见建宁贫瘠,又调了一些文官过来,开垦经商。此时益州已定。数月之中,众官为百姓打虎抗洪,救灾扶难,各处城池民心渐附。回到永安大堂坐下,我道:“这次用兵全仗诸位努力,自该各有封赏。”当下众文武每人赏黄金百两,众文武一齐拜谢。绯衣道:“今年颇获丰收,仓库之中,囤积军粮十万石,黄金五千两。可图荆南四郡,徐图后计。另请即位州刺史,以安众心。”众文武言善。
阅读全文

第一回 斩蔡张过后方知 害孔明掘坑逮虎 曹孟德发觉自己中计,连忙朝着帐外高声大叫。要想叫一声“刀下留人”来挽回自己的过失,然而“刀”字刚刚出口,就听得外面“咚!当!”两声炮响。曹操忙把“下留人”三个字咽下了喉咙。正是:断头炮响,人头落地,无法挽回。这时候的曹操,把袍袖一抖,一声长叹“呣——”,对着蒋干看看,我一共只有两个水军都督,此番为了长江水战,被你偷回一封书信,却断送了一双。 军牢手提着两颗血淋淋的脑袋奔进帐来:“请丞相验首。”因为蔡、张是水军都督,非寻常将士,所以一定要丞相亲眼验看清楚,防止有人掉包。 曹操一看,哟!两颗脑袋上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很大,好象是两眼在瞪着自己,口中在连连叫喊“冤枉”。心想,我掮了周瑜的木梢,误杀了他们两人,难怪他们死了要口眼不闭。曹操此时真是后悔莫及。因此,指着两颗脑袋对军政官讲:“念他们献荆襄有功,号令半天,然后买棺成殓。” 徐庶一听,晓得曹操已经自知中计而有点懊悔。否则,两个奸贼,哪里有睡棺材的资格? 一旁的蒋干,见曹操沮丧着脸,他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对曹操看看,意思是:现在蔡、张二贼已除,这是我的功劳。你许我的赏金可以拿出来了!若向你讨赏,我倒有点难为情的;不讨吧,你又假痴假呆,夜长梦多,不要被你赖了,故而蒋干从旁闪出:“丞相,幸得蒋干过江,若无下官,丞相性命危险。幸得蒋干!”翻来覆去,总是这几句说话,言下之意:一千两黄金不要忘记! 曹操想,真幸亏你?我的两只眼睛都被你偷来的信看瞎了!现在蔡、张一死,如果周瑜打过来,我一无办法。曹操气昏了头,也不来与你多说多话,只是瞪大了眼睛,指着蒋干连声说道:“幸而你,哼!还幸而你啊?!嚯……”曹操气得脑袋乱摇,站起身来便往寝帐内走去。 蒋干见曹操忽然如此神态,觉得十分奇怪:为什么赏金还不拿出来,只是对我把头直摇?哦,我也太不知趣了,大帐之上,丞相岂能带着一千两黄金在身?他刚才对我摇头,一定是叫我到里面去拿,或许丞相还要摆酒,谢我救命之恩呢。所以,蒋干夹屁股跟了进去。 曹操到里面刚刚坐定,蒋干倒已经进来了:“丞相,幸得蒋干……” “狗头!滚!” “啊?!”这一下蒋干呆脱了。对曹操看看:你身为丞相,出尔反尔,奸诈无常。现在事情过去了,你的性命保全了,就要赖掉我的赏赐。好!这笔帐先记在那里,等我下次再立一桩大功之后,与你总算帐!蒋干冷笑一声,悻悻然退了出去。 其实,曹操你又失策了!你不应该马上叫他滚的,而应当叫他坐下来,把其中原委讲给他听:“你非但无功,而且有罪。这是周瑜的反间计,目的就是要借我之手杀掉蔡瑁、张允,除掉我长江水战的耳目。现在我不治你的罪,看在你不知情的份上,已经便宜了你了,你还想讨赏?!”你这样一讲,或许你这份人家就不会完在赤壁、因为蒋干明白了自己是中计之后,他就不敢二渡长江,再到江东营中去了,现在,他自以为受了委屈,一心在等待机会再立大功。所以,后来周瑜用苦肉计、诈降计时,曹操问左右:谁人过江去探虚实,看看黄盖究竟情况如何,蒋干马上自告奋勇,再次奔走。结果把“火老鹱”庞统带了过来,施一条连环计,曹操又上当,把战船统统钉在一起,以致被周瑜烧一个精光。曹操这份人家,一半是被蒋干到对江跑了两趟跑光的。 现在,蒋干刚刚出去,外面又进来两个人:白头白扎,身披重孝。原来他们是蔡瑁的两个侄儿:一个叫蔡中、一个叫蔡和。他们走到曹操面前,双双跪下,哭着问道:“请问丞相,我家叔 蔡瑁身犯何罪?” 曹操想,犯什么罪呢?是我上了周瑜的当:这桩事情对你们两人也不必隐瞒了,老实告诉你们吧:“二位听了,周郎施用反间计,蒋干偷书盗令,老夫误中奸计,错斩二位都督,如今悔之不及了!”说到这里,曹操挤出两滴眼泪。他接着讲: “老夫赏尔等白银三千两,将尔叔父伴柩回乡,回来再行加官晋爵。” 曹操唯恐他们一去不回,所以用爵禄来拉住他们,尽管二蔡本领平常得很,但是曹操考虑到自己的名声,要他们留在营中。 果然,后来二蔡把蔡瑁伴柩回乡之后,仍旧回到了赤壁。曹操便派他们去江东诈降。哪知周渝来一个针锋相对,也派黄盖诈降过来。大家诈来诈去,真是兵不厌诈。此活后来再提。 二蔡退了出去,料理丧事。 曹操心想,现在水军都督一个也没有了,如何杀过长江去呢?看来还是退兵算了,今后再等机会吧。不过,现在马上退兵也不妥,要被周瑜耻笑,说我百万雄兵被一条小小的反间计吓退。所以,即使要退兵也要过几天再退——曹操要顾全自己的面子,不料你现在不退兵,今后就退不成了。因为对江的计策接二连三地过来,把你拉住在赤壁脱不了身,非要烧你一个全军覆灭不可。——曹操想,既然暂时不退兵,那末,目前水军都督总要找人来代理一下。派谁呢?看来只有于禁、毛玠还可以勉强应付,这也是短中取长、弱中取强罢了。另外,蔡、张二人被我错杀,此事不能公开说明,因而需要公布一下他们的罪状,遮遮众人的耳目,免得被人张扬 出去,坏了我的名誉。这罪状怎么写法呢?新罪末犯,只有翻翻他们的老帐了。于是,磨墨铺纸,提笔写道—— “照得不法将蔡瑁、张允,枉受丞相钧恩,长江初次水战,竟使折将损兵;私用船尾大炮,未曾早请军令。丞相念其初犯,特允改过自新。何奈假托操兵,肆意怠慢军法。如此劣迹多端,不斩岂能号令?今命于禁、毛玠,代理水师重任,特此昭告将士,合营一律知闻。” 写好之后,命手下拿到营前张贴在两颗脑袋下面。 顷刻之间,文武将士都围拢来观看。大家看了都觉得奇怪:早已犯了罪,要杀当时就杀,为何到了现在再重翻老帐?一时间,营前众口纷纭,莫衷一是。 正在此时,听得一声:“马来!”张辽从聚铁山查粮回来了。 文远见营前人头拥挤,连忙从马背上搳下来,问小兵:“他们看些什么?” 小兵说:“张将军,大家都在观看蔡瑁、张允的两颗脑袋。” “啊?!丞相缘何将他们斩首?” “什么原因?喏,有罪状贴在那里,张将军自去观看便了。” 张辽挤进人群,抬头对罪状一看,心中闷闷一气。心想,往日里我一再同丞相讲,蔡、张二人杀不得,要斩蔡、张,除非准备退兵。哪知我前脚走,他后脚就把两人杀了。而且罪状之上尽是老帐,看来其中必有缘故。 张辽急忙跑进丞相的寝帐,见曹操独自呆顿顿地坐在那里,心事重重,满面愁容。张辽走上前来施礼道:“末将张辽见丞相。” “文远罢了。” “请问丞相,因何将蔡、张斩了?”张辽不解。 曹操懊恼地说:“老夫悔不听文远之言,以致中了周郎反间之计。” 张辽一听,原来是上了当杀的。本想与丞相再多谈几句,但见曹操情绪不佳,也没有多讲,只是把粮营上的情况回复了一遍:聚铁山仍有大粮一百六十万石,一面军士食用,一面各处解来,收支平衡,说完,便退了出去。 此时,赤壁山前从水营上到战船上,将蔡瑁、张允的旗帜全部拔掉,统统换上了于禁、毛玠的旗号。 江心之中,周瑜的水兵从瞟远镜中把曹军水营上的动静望得一清二楚,见那里换了两个水军都督了,立即“蚂蚁传信”报到岸上,直报过来。 寝帐中,周瑜正在同鲁肃交谈:“子敬、尔看本督的反间计能成功否?” “都督,依下官看来,都督此计胜似当初王翦反间杀李牧,十全十美,哪有不成之理!” 周瑜想,你反正只会说好话,专门捧我的场。但愿此计可望成功。 其实,鲁肃是根本不会奉承拍马的,他讲的完全是心里话。试想,你周瑜这样的聪明人用的计,叫他这老实头如何找得出破绽和缺陷呢?何况这条计是他一同参与的,要是看出漏洞,他早就提出来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呢? 就在此时,一个小兵奔进帐来:“报禀都督:江面上的弟兄看得清楚,赤壁水营之上已把蔡、张的旗帜全部撤下,换上了于禁、毛玠的旗号了。” “退下。” 小兵退出。鲁肃哈哈大笑:“恭喜都督!贺喜都督! 曹孟德中了反间计了。” 周瑜说:“子敬,本督看来,这条反间计瞒得过九江才子蒋干,骗得了老奸巨猾的曹操,唯有一人难瞒。” 鲁肃想,这么好的计策还有谁能识破?“大都督,瞒不过哪一个?”鲁肃问。 “瞒不过者,水营之中、参谋船上的诸葛亮也。” 鲁肃想,你到底还是把孔明当作仙人了!老实说,我对你们两人都是非常了解的。你是我的老朋友,诸葛亮是我的新朋友。他的本领确实比你要棋高一着,但你用的这条计是在岸上,他成天在船上,飘荡于长江之中。没有你的命令,他不敢擅自上岸,两下消息不通,他怎么会知道你的妙计呢?所以说道:“大都督,你在此间用计,孔明在彼船上,只怕未必能知。” “子敬不信,可往参谋船上一走,试探一番。” 如果鲁肃今天不去跑这么一趟。就不会惹出一番事来,他自己也不会白急三天。
阅读全文

   在绯衣的鼓舞下,我军士气大振,不到十日,永安已下。那刘备刘玄德早抛下家人部下只身逃离,没跑的都作了俘虏。燕张飞,关大少等人很是爽快,愿意归降。我让文鸾去劝说平襄侯姜维,他对城外所遇女将也颇有好感,自然也归了我军。正庆贺时,我忽然想起,俘虏中怎么不见骷髅?一问才知,骷髅可能也不愿与我军交手,在围城前已离开,投奔张一剑去也。   留下绯衣,孔明负责战后重建,我带兵回返江州,今宵酒醒前来请罪,原来他带一万人马攻打涪水关的3000守军,不料守将张任有勇有谋,落得个全军覆没,自己也受了伤。让他回去休养,我与煮酒商议取成都之策。煮酒说出一计,我按计出兵。   逼近成都,围而不攻,只是前来城下喊话。只听煮酒高声道:“成都军士听了,汝军已落重围,战之无益。况汝主刘焉挑起战事,以致生灵涂炭,诸军不可助纣为虐,速速止戈来降,重重有赏。”煮酒每日使出攻心之策,城中之兵原本士气不足,被他一说,刘焉麾下兵士顿时散去大半。张任,便签等数次出城挑战,皆被杀退。刘焉眼见军士士气低落到了极点,也无计可施,只得俯首而降。我将他迁往永安,其余官员愿降者留用,不降者皆释放。此时传来消息,张一剑与曹孟德大战中原,张一剑用郭嘉之策,以骷髅金骑士、天狼欧阳杉绊住曹军,自己率轻骑直取邺城,邺城一破,曹军溃散,曹孟德带亲信投了何进,曹昂则在西城自立势力,风云一时的曹孟德势力从此消失。张一剑得手,我们岂能落后?就在成都整顿兵马,准备平定益州。    一月之后,将三万兵士训练得个个精神抖擞,武艺过人,于是计议出征。出征前,有便签儿前来求官。煮酒言道:“此人脑后有反骨,不可用。”我却想现在是用人之时,不听煮酒言,留便签在军中,一同出征。
阅读全文

   见张一剑雄才大略,又得郭嘉为军师,曹军底细尽知,手下天狼欧阳杉、白放歌、菁菁等也各有奇能,必为日后劲敌,也不敢久留,急忙回返江州。    江州文武一齐来接。此刻整个江州官员多了不少,均为绯衣和煮酒于各处访得。一一见过,一人摇摇晃晃地上前:“我……呃……今宵……”煮酒笑说:“此是今宵酒醒何处,喜杯中之物,准又醉了!”众人乐。   环视众人,不见骷髅,我问绯衣。绯衣答:“前几日离城而去,传言已投刘备刘玄德,原因不知。”我大惊,暗思哪里做错了?是因国库紧张没有奖他?还是觉得得不到重用?既如此,后悔已晚,就命张辽接替了骷髅之职。   此时成都刘焉派使者前来,请我方攻打江阳寨,以白银600两为军资。我准了,刘备军在攻占江阳寨时已被便签杀伤过半,于是轻取。   与众谋士商议后,我调今宵去了梓潼将贞子替回,准备向刘玄德开战。贞子回江州,又带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将,贞子介绍说:“这是我新近结识的姐妹,名文鸾之冥,能不能带她参加永安之战?”又在我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我会意,“文姑娘,你定能如愿。”    于是兵发临江。临江守将平襄侯姜维率兵接战。张辽与之交手,两人均枪法娴熟,只见枪影遍天,看得文鸾目眩神离,策马出阵,高呼道:“让我来!”我吃了一惊,想文鸾感情用事,只怕有失,下令全军攻击。姜维虽拼力抵抗,终无力回天,只得向永安退去。文鸾领兵阻拦,姜维抖擞精神,亮银枪起处,军士波开浪裂,直杀回城去。文鸾凝目相望,竞似呆了。   我暗叹:“好一员勇将!”劝文鸾:“不必担心,等灭了刘备,一定把他招到我军,与你并肩作战,可好?”说得文鸾俏脸生晕,羞态嫣然。五路大军,同时启程,直奔永安。刘玄德手下燕张飞等人,野战是猛将,守城却不行。又有贞子、孔明同发连弩,永安军士伤者数千。四面围攻之下,永安折兵万余,城池将破。   忽使者到,报刘焉袭我后方,江阳寨已失,请定夺。原来刘焉听信流言,对我方起了敌意,部下便签原为山贼,见江阳空虚,设计偷袭得手。我赶紧找绯衣、孔明商议。我道:“是否要退军?”孔明在旁急道:“永安城防将破,一旦退兵,半月之功,溃于一旦也。”绯衣道:“江州现由煮酒镇守,他颇有谋略,又有兵力近万,便签岂能轻易得手?可号令三军,急速攻城。同时命今宵率部攻击成都,以牵制刘焉主力。“
阅读全文

   回到城中,我问绯衣:“那守将何许人也?”绯衣回答:“大概是平襄侯姜维,亦奇才也。”当下我有收为己用之意。绯衣言“不可能的,除非灭了刘备。”   我道:“我军虽有战斗力,但对方兵将大大超出我方,难啊。想来要治三国还得以人才为主,此后我们要在各处探访奇才,城中也颁布求贤令,若得四方才士来归,方可早成大事。”三人领命,于是在垦荒开田巡查商市之余往周边乡野探访不止。   这一日得报:“大堂外来了一人,要见将军。”我们几人快步迎出,但见一人,松颜鹤骨,站在堂前,见了三人也不行礼。我知是山林隐逸,便行礼道:“叩问高士大名。”    那人懒懒道:“煮酒正熟,闻贵军招贤纳士,特来相投。”我喜道:“先生到此,江州幸甚!”当下迎入大堂,摆酒庆贺。    酒过数巡,煮酒道:“靠探访和自荐何时才能得天下人才?将军可知天下大势否?”“惭愧,确不曾留意。”“诸侯原以袁绍和曹孟德为首,可袁绍无谋,属下各怀心机,不久前被张角所灭。本来曹孟德想独霸中原,不料小沛新崛起了一股势力,为首者名张一剑,人虽不多,实力颇强,又收了一部分袁氏旧部,和曹孟德打得难解难分,其余诸侯也各自混战,这中间有不少人被迫投靠,忠诚度低,可收之。”“那先生可否引荐几人?”“我平生最爱评定天下英雄人物,故交不少,自当效力。”    煮酒走后,绯衣言:“我也想起一个人,想去邀请。”我问“谁?”“就是那武乡侯孔明。”“怎么可能?!”“我看此人正在寻找明主,十有八九会乐意投效。”    不数日,绯衣携孔明回。我大喜,就请孔明理政,果然大有起色。这天绯衣提及飞将军吕布部将张辽,我说那你去,绯衣一笑:“我去没用,你去就可能。”奇怪,我政治力比绯衣低,相性和绯衣一样,怎么我倒可以?莫非。。。不管了,去了再说。    于是召集众将:“我有事外出,一月后回来,一切由绯衣处理,贞子带兵取梓潼。”可惜我没有注意骷髅金骑士的表情,才会发生以后之事。我与文远一见如故,他答应与我同往。回来路上,想起煮酒之言,遂去小沛探访。    进了城池,见百姓个个欢欣鼓舞,一打听,才知张一剑刚刚大败曹孟德,而且得曹孟德头号谋士郭嘉为辅,不觉心惊。
阅读全文

   听得禀报,我们连忙登城来看。果见数里外烟尘起处,有人马开来,当先大旗为:“永安先锋张”。绯衣道:“是永安刘备麾下大将燕张飞。刘备乃是一镇诸侯,既然派军来此,定有企图。先看看再说。”燕张飞到了临江,却停下修筑营寨。几天后,成都刘焉派出新近招安的贼首便签在西面的江阳也造了营寨。莫非两家想联合攻我?正踌躇间,刘备有书信到,言欲攻取江阳寨,必须借道江州。我召集大家商议。绯衣道:“此乃假途灭虢之计。便签人马不过5000,刘备带一万人马足以灭之,燕张飞的一万人马跟在后面何意?定是图我江州。”骷髅怒道:“兵来将挡,不必犹疑!我愿出战。”  我道:“既然如此,你可与贞子领兵出战,我与绯衣为后应。”骷髅慨然领命,点起8000兵马,一声炮响,领兵出城。  对阵燕张飞闻听骷髅出战,便与部将关大少商议道:“吾按主公之计前来暗袭,不想被识破。却不知这骷髅金骑士乃是何等样人?”关大少大有关羽之风,道:“此等无名小卒,一战便斩,何必相问。待某去取其首。”  于是关大少提刀拍马出阵。二将战成一团,三十回合间,胜负不分。  燕张飞见不能胜,悄悄弯弓搭箭,直往骷髅金骑士射去。眼见得手,忽然斜刺里飞来一箭,正撞在箭上,两箭远远飞开。众人都是一惊:“此人是谁,箭法精妙如斯!”抬头看去,但见是一手挽雕弓、英气勃勃的女将。  燕张飞大骇,叫道:“射箭女将,留下名来!”贞子扬声道:“贼将竟敢暗箭伤人!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军的必杀连弩!”满天箭雨,燕张飞部下倒了一大片。正慌乱间,只听贞子喊道:“敌将,受我一箭!”,一箭正中肩窝。燕张飞赶紧撤退,我军追杀十数里,直追到临江寨。没料镇守之青年将军非同寻常,毫不慌乱,从容应对,伤我方军士无数,我方只得返回江州。
阅读全文

风中夹着无数的血腥扑面而来。  “天地茫茫,该往何处而去?”望着四周的荒地,我深感茫然。     绯衣青锋长叹道:“我等来到三国,本为游戏,如此看来,尽早统一天下,乃是我们应负的责任。”我道:“我等数人,只有黄金千两,别无兵士粮草,更无基地让我们发展,要结束战乱,谈何容易!”绯衣道:“乱世之中,机会多多,先择地举事要紧。”     这一日,到了江州。刚一进城,却见一伙盗贼劫掠后正待归去,我们几个立刻与之交手,我们武力均在80以上,那伙盗贼怎是对手,丢下几具尸体仓皇逃离。  江州城的百姓都欢呼起来。我们便要离去。忽然人群中一名老者高声道:“且慢。我们江陵自来无主,以致贼盗便签多次掠夺。今日各位给我们除害,可日后万一便签回来报仇,我江陵百姓却又如何抵挡?”   众百姓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那老者转身面对众乡亲,高声道:“众位,江州何不托给这几位英雄,共抗贼兵?”众百姓喝彩。  我迟疑,绯衣低声道:“此处虽小,但有民心,周围强敌不多,正是立基之地。”  于是决定在江州城长居下来。刚安顿好,绯衣来见。言:“武将需要薪水,士兵需要军粮。目前各势力与我们都是中立关系。趁此时机,应以巩固地盘为主要目的。”我当然同意,并立刻任命绯衣为军师。于是绯衣与贞子每日巡查商市,率领百姓上山开垦荒田,我四处巡查,骷髅与士卒们加固城防。眼看着城池一天天繁荣起来,四方难民纷涌来归,人口大增。这一日我正在巡查街市,忽然探马来报,北门外烽烟大起,一彪人马气势汹汹,向江州涌来。
阅读全文

春光三月,烟雨江南.少年是个活得很悠闲的人。眼睛里总是带着三分笑意,还有七分漫不经心。他正策马走向天涯。不是海角天涯,而是天涯酒楼。酒端上来的时候,那个英俊少年正在看着窗外。风起,他饮下酒,和着风。不错的家世,不错的武艺,他还期待什么?少年抚着他的枪,春水般温柔,如同抚摸着情人,他的枪正是名叫情人。人在天涯楼,他寻觅的人是否也在天涯?那时候,城里最出名的人家,就是乔家。深深庭院里唯一可以在长街上遥望的建筑是一座小楼。很美的楼。特别是在云起舞升之时,细雨飞雪那刻。这么美的楼,要住什么样的人呢?少年是这样想的。所以他才会那么做。在那个雨夜,少年登上了那座小楼。当少年的脸出现时候,她清灵的眸光如清澈的湖水,淡淡的看着他。“你为何来?”“本来只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这楼。现在...”真美。美的,又岂止是那双眼?“我想我是为你而来。”“那你是谁?”“我?”我是破虏将军之子,少年正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没有出口。因为她问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父亲。 “我现在只是个无名之辈。但是,不久以后,天下就会知道我的名字。”“哦?”“请你等着我。不会太久。”在一个春天的雨夜,对一个比那个夜更美的人,少年立下了誓言。少年离去了,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却没有了漫不经心。他笑,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成功。既然一定会成功。那么为什么不笑?他的笑,那个被后来人称为只属于他的笑。和之后他的枪一样,无敌的笑。
阅读全文

他立于公孙瓒身后,身着布衣,却隐隐然有傲视公侯之气概,席间群雄,竟似皆不在其眼中。 他神态谦和,然而在他眼中,我窥见一簇蓬勃的火焰。 这样野心勃勃的眼神,我曾在另一个人的眼中看见,那个人,是我自己。 我未能料到,若干年后,这个人会成为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劲的敌手。 他的名字,是刘备。 梅子青青的季节。他正坐在对面。依然神态谦和,却隐隐有蓬勃的火焰。“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我说完,然后欣赏着他的慌乱。其实他不必掩饰,我很清楚。但我不会杀他,我只想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我一生中最强劲的敌手,举兵谋反,占领了下邳,屯兵小沛,脱离了我的羽翼。 在他投奔我的那一天,我便料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真乃人杰啊,我暗暗叹息。在我与袁绍对垒的紧要时刻,正是他反叛的最佳良机,他毕竟没有让我失望,否则他如何有资格成为我的敌手? 一种莫名的喜悦之情自我心底慢慢升起,我心中的战斗的火焰开始燃烧。 即使在面对袁绍虎视耽耽的数十万大军的那一刻,我也未曾有过如此浓厚的战意。 袁绍庸才耳,即使兵力数倍于我,又何足道哉? 我要举兵东征,誓与刘备决一死战! 他只身逃往河北,北投袁绍,留下了他的妻儿。 我不会杀害他的妻儿,永远不会。 我知道,这不会是我们的最后的交锋,决不是。 再重逢的那一天,我要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     我以几万兵马,击败了拥有几十万部众的袁绍大军。我知道,我终于向我的霸业又大大迈进了一步。 即使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在属下纷纷与袁绍暗通款曲之时,我也未曾失去必胜的信念。 火焰燃起,燃尽了我的一些属下与袁绍往来的书信。 在千千万万注视着我的将士的眼中,我看到了他们心中对我的敬仰与崇拜。 火焰燃起,也点燃了我舍我其谁的豪气。 谁能阻隔我前进的步伐?谁也不能! 溃退的兵马中,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远远的,我们的目光相遇。 在他的眼中,我又看到了那簇蓬勃的火焰。 这样野心勃勃的眼神,我曾在另一个人的眼中看见,那个人,是我自己。  他转身,绝尘而去。 我知道,这不会是我和他最后的交锋,决不是。 再重逢的那一天,我要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 这个人的名字,叫刘备。 ★              ★                ★我站在公孙瓒身后,脸上是谦和的表情。没有人注意到我,除了他。他是刚崛起的诸侯,却有着傲视公侯之气概,席间群雄,竟似皆不在其眼中。 这样的野心,也藏在另一人内心,那个人,是我自己。与他相比,那个坐在主席位的袁绍,竟黯然失色。当他的目光穿透我时,我突然觉得,他和我就象是同一枚钱币的两面。他的名字,是曹操。梅子青青的季节。他正坐在对面。依然洒脱,依然豪迈。“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我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声音。我慌乱。他却在笑。 其实任何解释是多余的,我知道他根本不相信。我了解他,就象他了解我一样。他举兵北上,以几万兵马对垒拥有几十万部众的袁绍大军。即使袁军兵力强大,即使他内无粮草,外无援军,我坚信他必胜。从初见他的那日起,我便料定了会有这么一天。他毕竟没有让我失望,终于向自己的霸业大大迈进了一步。那么,这也是我开创霸业的良机。我不得不在他的兵马前溃退, 远远的,我们的目光相遇。打败我并不容易,即使是他。但这不是我们最后的交锋,决不是。我在众人之前,把亲生儿子掷于马前。在注视着我的将士的眼中,我看到了他们对我的感激和忠诚。为了实现目的,我会不惜一切。但他竟然会为了心爱的女子,放弃了关羽这样的大将?我暗暗叹息。我和他毕竟是同一枚钱币的两面。赤壁的火光,映红了天空。我的心也一样的燃烧。不知在乱军中,他是否能保全性命?当然会,关羽必会给他生路,这正是我的愿望,军师也明了。只有他活着,汉王朝才会衰亡,只有他活着,我梦想才会实现。他的野心,也藏在另一人内心,那个人,是我自己。当他完成霸业时,我也将完成,因为我们是同一钱币的两面。
阅读全文

当他将手中的倚天剑直指蓝天,千军万马在他的号令下奋勇向前时,我感到了一股不可遏止的霸气。是虎牢关前号令诸侯的霸气,是击白绕于濮阳,败匈奴于内黄,斩黄巾于寿张,走杨奉于梁屯的霸气,是北拒袁绍,南窥江东,西望西凉,东并辽东的霸气,是平息纷争,一统天下,开万世太平的霸气!英雄只能是狮子,绝不会是山羊。他用霸气扯碎了一切旧的秩序,重建一个全新的世界。危急时壮士断腕的气魄,临事时从容不迫的气质,在任何阻力前不为所动的气概,必要时决然杀伐果断的气度,他的人格魅力领袖气质是无法掩盖的,演义如此,历史亦如此。初入仕途,厉行法治,革除弊政,不畏权贵,是他的魄力: 兵败之际,毫无颓态,一声大笑,一番狂语,是他的潇洒;知人善任,既往不咎,收买人心,稳定局面,是他的自信。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即使把他放在汉室正统的对立面,但又不得不承认他的功绩。翻遍中国历史,敢称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的有几人?秦皇汉武,叱咤风云,却无半点文墨,后主徽宗,文彩风流,不能治国安邦。若他能统一天下、建立太平盛世,是不是流芳千古的帝王?千古功过谁评说?!
阅读全文

    立嗣是古代君主制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曹操是三国君主中立嗣处理的最恰当的一位,曹操吞并的敌人中就有两位是因立嗣不当而慘遭失败(袁绍.刘表),所以他深深了解立嗣的重要。虽然他比较偏爱曹植,但曹操也知道立嫡长子为太子是最不会有纠纷的了,何况曹植奢靡成性,曹彰勇而无谋,曹熊体弱多病,而曹丕文武兼备,个性和老爸挺像,曹操做出了正确的决断,立曹丕为太子,又借"鸡肋事件"除掉了曹植的亲信杨修,算是高明。    刘备也算挺成功的,刘备虽只有一个年纪较大的嫡子---刘禅,但还有个义子---刘封,是立刘禅的最大阻碍。因为刘封比刘禅高明不少,再外加个野心家---孟达,假如刘封从上庸做起乱来,对蜀威胁极大。刘备早想拿刘封开刀,只是没有借口而已,刚好关羽被困麦城,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刘封就注定要倒大霉了。不救是死,救还是死(上庸区区的兵力如何救?)。扫除了刘封,还有一个隐忧就是---诸葛亮,于是刘备就在死前演出了一场精采的"托孤",把诸葛亮扣的死死的,足见高明。    孙权是个失败的例子。孙权算是三国君主中长寿之人,所以儿子也生了不少。可惜长子二子早死,立三子孙和为太子本是很正常的事,但孙权就糟糕在他犯了和袁绍一样的错误,明明已经立了太子,却十分宠爱四子孙霸,导致吴內部分崩离析,不少重臣被杀或流放,连旷世奇才的陆逊也为此忧愤而死。最后孙权流放三子,赐死四子,改立幼子孙亮,长达八年的立嗣之争最后弄个两败俱伤,为一代豪杰孙权的晚年蒙上阴影。    至于刘表和袁绍,他们在立嗣上的失败直接导致了江山易手,不必再提。
阅读全文

    那人立于公孙瓒身后,身着布衣,年约三十上下,隐隐然有傲视公侯之概,席间群雄,竟似皆不在其眼中。     那人神态谦和,然而在他眼中,我窥见一簇蓬勃的火焰。     这样野心勃勃的眼神,我曾在另一个人的眼中看见,那个人,是我自己。     与他相比,那个坐在主席位的袁绍,竟黯然失色。     我未能料到,若干年后,这个人会成为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劲的敌手。     他的名字,是刘备。 梅子青青的季节。那个人正坐于对面。神态谦和,却隐隐有蓬勃的火焰。于是我说了那句话。然后欣赏着他的慌乱。其实他不必掩饰,我很清楚。但我不会杀他,我只想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已是十二月,屋子外下着大雪。     我的心正如这样的天气,一片冰冷。     我一生中最强劲的敌手,举兵谋反,占领了下邳,屯兵小沛,脱离了我的羽翼。     在他投奔我的那一天,我便料定了会有这么一天。     真乃人杰啊,我暗暗叹息。在我与袁绍对垒官渡的紧要时刻,正是他反叛的最佳良机,他毕竟没有让我失望,否则他如何有资格成为我的敌手?     一种莫名的喜悦之情自我心底慢慢升起,我心中的战斗的火焰开始燃烧。     即使在面对袁绍虎视耽耽的数十万大军的那一刻,我也未曾有过如此浓厚的战意。     袁绍庸才耳,即使兵力数倍于我,又何足道哉?     我要举兵东征,誓与刘备决一死战!         他只身逃往河北,北投袁绍,留下了他的妻儿。     我不会杀害他的妻儿,永远不会。     我知道,这不会是我们的最后的交锋,决不是。     再重逢的那一天,我要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             我以三万不到的兵马,击败了拥有几十万部众的袁绍大军。    我知道,我终于向我的霸业又大大迈进了一步。     即使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在属下纷纷与袁绍暗通款曲之时,我也未曾失去我必胜的信念。     火焰燃起,燃尽了我的一些属下曾与袁绍往来的书信。     在千千万万注视着我的将士的眼中,我看到了他们心中对我的敬仰与崇拜。     火焰燃起,也点燃了我舍我其谁的豪气。     谁能阻隔我前进的步伐?谁也不能!         溃退的兵马中,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远远的,我们的目光相遇。     在他的眼中,我又看到了那簇蓬勃的火焰。     这样野心勃勃的眼神,我曾在另一个人的眼中看见,那个人,是我自己。      他转身,绝尘而去。     我知道,这不会是我和他最后的交锋,决不是。     再重逢的那一天,我要在战场上将他彻底击败。     这个人的名字,叫刘备。
阅读全文

乱世中,过于刚烈的性格,虽然有助于迅速建功立业,但命丧疆场,猝然横死,往往也在所不免。所以中国古代有为之士,大抵属太极高手,总是奋发与韬晦结合,精进与隐忍互动,若身为主将却好勇轻身,虽可在历史星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星光,但星光过后,只能赢得后人几下唏嘘。三国时代东吴那一对父子,便堪称典型。三国鼎立之势的东吴一方,其实早在官渡之战时已经形成。东吴历来属天下名郡,然此前自封为土皇帝的小毛贼也不少。孙坚、孙策脱颖而出,八方邀击,完全凭恃着自身独具的沙场魅力,开创出一片壮丽的山河,供后来孙权稳稳经营。  是鹰,岂会甘心蛰伏?自由的翱翔于天空的每一处角落,旋疾而去,凌空一击,与烈阳共舞才是鹰之志。然而当宿命的血羽凄美到极致的在风中无声飘坠时,你就会感到物竞天择是如此残酷。 孙坚在自己最具雄鹰姿态的时候骤然殒落,年仅三十七岁。虽然手下兵士众多,但孙坚体内无疑充盈着一股独行侠的血液,所以他竟然匹马孤剑地追杀强敌,终于在一个无名山脚,寂寂惨死。孙策死前的姿态也许比其父还要矫健壮美,在孤胆英雄气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太年轻了,如此妙龄竟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战绩,谁都不敢展望他的未来。曹操对他的称呼是"狮儿",对他的评价是"难与争锋"。所以孙策只能和他父亲一样,接受横死疆场的恶运。死时更年轻,才二十六岁,两人既然都是那么无敌天下,无人能正面相抗,所以死在远远射来的暗箭之下,也就不足为怪了。
阅读全文

一、对党争的看法党派的存在是论坛的一大特点,记得我地一次来此地时,被轰轰烈烈的党派大战吸引,后来就留了下来。但当时的党争与现在不同,给论坛带来气氛,也有助于双方水平提高。现在则以无聊的口水战为主了,甚至会带来不愉快。为使党争更好地为论坛的兴旺服务,建议恢复以前的比武制度,并给胜利方以一定奖励。二、灌水抽水水之不存,坛将焉附?但有时水太多也是事实。有版规在,就该执行。但抽水以一天一次为宜,时间选在清晨或关门前人少的时候,既不会影响大家情绪,又不致淹没论坛。三、征文一月2次差不多,时间延长到1周左右是不是比较好。评委3人少了点,而且评分时附简短评语效果会更好。四、评选年度评选改为季选,并分项,如“风云人物”“最佳水手”“最佳砖匠”“最佳新人”等,以鼓励大家。五、论坛能不能像大话春秋一样有精华区,翻各人专集很累的(斑竹怒道你累我们不累吗?你又不为论坛做些什么。小蝶赶紧飞走了)
阅读全文

刀,是好刀。极好的刀。五山铁精,六合金英。无论从哪里看,你都不能否认这是把好刀。杀人夺命的凶器。人,是美人。极美的人。黑发若碳,肌肤赛雪,无论从哪里看,你都不能否认这是个美人。美人捧着的刀,能不能拒绝?曹操悠然地走着。脑海中还回味着刚才的见面。刀已在他腰中。聪明人是不做刺客的,因为即使成功,也难免变成死人。曹操无疑是个聪明人。可是他去了。他无法拒绝。说过的话不能收回,也不想收回。现在他的目标就在前面。刀已握紧。眼中只有床上的那一堆肥肉。杀!天下万民的欢呼,千秋传颂的名声.还有,美人的垂青。美人……就差一瞬间。“孟德意欲何为?”那是怎样的容颜啊?后悔没有多看一眼。还有机会吗?不,现在他还不愿死,美人还没有为他抚琴……“我有宝刀,献与太师。”“死了?”“没有。”“没有?”“是的。”“真的没有?”“确实没有。”“怎么可能?!”“因为刀。”  美人如刀。
阅读全文

丝线般柔和的雨丝,织成了网,化成了烟,无形,无声。心,就是如此被网住,直至,再也脱不开。也是在雨天。“请问,这是去长安的路吗?”于是相识。因此我放弃了曹操,放弃了袁绍,加入了吕布的放浪军。一起共醉,一起驰骋。一起交流战法,一起比试武艺,有一天,他问“我想和你义结金兰,你意下如何?”当然,我愿意。难得知己,又岂能不珍惜?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长久,然而该来的总是会来。我们在战火纷飞中消磨着自己的青春,很快成为一流的武将。但孤城终破。于是我得到了他的死讯。“同年同月…生…死…”血之盟。血之誓。轻轻的擦拭完我的剑,我要去找杀了他的他。其实他也是我的朋友,他很看重我的能力。知道他还有未实现的梦,知道他还有美丽柔情的她,我该杀他吗?但我也有过自己的梦,但我也有过义气相投的他,虽然乱世有乱世的生存法则,我终究无法说服自己,我一定要杀了他。步向他的宫殿。我知道他会接见我,因为我们也是达到信赖关系的朋友。我相信自己的武力值已足够高,我能够做到想做的事。他来了,一个人。依然热情。 “小蝶,太好了,我正想去找你。”我的手紧握住剑柄。为了竹林中的誓约,对不起。
阅读全文

    我是谯郡的倡家,自幼学习歌舞琴筝,在其他女儿及笄待嫁的十五岁,我出师,在人前献 艺,出卖着自己的青春年华,换来或多或少的银钱。   有一日歌罢舞罢,教我习艺的假母满面春风地走进房门:“卞姑娘,你大喜了。”   大喜?什么喜?我能有什么喜?   “曹家的公子送了不少银子来,要赎你出去,人家可是这谯郡的名门望族呢!”   那个曹家的公子是怎么样一个人,我见过吗?   “见过的,见过的,就是那个每日都来,坐在临窗的位子上的。”   那个男人吗?初看极平凡的,甚或有些猥琐,但那双眼……似乎很不平凡。   成为他的妾的那一天,他请了不少客人,真是个怪人,娶个倡女有什么好炫耀的?   坐在他身边,我目不斜视,只望眼前的酒盏,耳边是他的大笑声,如孩子般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一点也不矜持自重。   看他正笑着的眼,好深好亮,怎么看也看不到底。  他的人也是一样,冷酷又温柔,多情却无情。        他是大汉丞相的后人,血脉高贵,许多场征战后,他也成了丞相,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   我于他,是美玉上的瑕疵,清流中的浊水,早应被弃。   然而他却在一次下朝归家后,召集了所有的姬妾。   “正妻丁氏,已弃我而去,今日,我便要从你们之中选一人扶为正室。”   “怎么……会是我?”直到众姬妾拜毕,我还未能从震愕中醒来。   “不应该是我呀!丞相,我出身卑微,以我为正室,必会惹人耻笑!”  他停住步子转身,深而且亮的眼中漾起笑意,“为什么不是你?我给你的不过是个世俗的名份,我的家事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要说就让他们去说吧……”他笑着挥挥手,潇洒去远。     他是个如太阳般威不可犯的王者,我知道,很多人说他是奸雄,因他掌握汉室的命运;我知道,他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也对自己的手下有信心.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杰出人才,他一直在追求灿烂的人生.扫平天下,一统六合。    但他又是个不掩饰自己情感的纯真的孩子。他是个性情中人,不会因为世俗舆论而悖逆了自己的愿望。作为政治家的丈夫和父亲,他亏欠的很多,但他确实是深爱家人的;作为丈夫和父亲的政治家,他在家庭问题上处理果断,使他亲眼目睹的悲剧没有重演。      他是我需极力仰视才能看见的人,是我心甘情愿为他守候一生的人。   因他的天真,他的豪放,他的通脱;因他的琴歌,他的诗辞,他的柔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