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看上去蛮有学问的老师在讲《赤壁之战》,讲完了,合上课本,总结性地加上一句:“其实周瑜这个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虽然最后被诸葛亮气死了。”我正伏在桌上补充昨晚的睡眠不足,听到这些话,也只是懒懒地想,亏得我还写过这么长一篇论文教育他,真是不长进。偶尔抬起头来,看见初中时就在一起的同学愣愣地看我,然后笑,说:“我正奇怪你怎么还没站起来跟老师辩论。”于是我也笑,很放肆地大笑,然后眼角有什么湿湿的流下来,流下来。如果所有我们爱过的人,原来都从来不曾存在,那么我会不会,难过得流下泪来,流下泪来。考试前填分科报表,想要补偿什么似的,在老师和同学惊异的眼光里,把一张薄薄的文科报表丢在大大的箱子里,感觉好像,把一生的宿命都丢了进去,那么以后,我就可以好好地看我爱的传奇,爱我爱的人了吗?我微笑,其实告诉自己不是的,老师一遍遍的说,要反悔,还来得及。而我也不过是一次无力的抗争罢了,我看见我心爱的中文系对我伸出手来,可我没有勇气也伸出手去。如果有梦的时候,还是会有那个白衣如雪年少轻狂信马游鞭的少年的身影,只不过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去改变,何况,我已经很久不做梦了。有许多我们念念不忘的人,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过程中,被我们忘却了。曾经是一个怎样幼稚而又痴情的小孩子,写着那些美丽无意义的文字,想要有人分享我的爱,会为别人的一句赞许或批评高兴和难过很多天。可是现在,我只是偶然上来看一看,不说话就走掉。有些故事会开始,有些故事会结束,有些人会出现,有些人会消失掉。只是我一直一直的在想,原来没有了他春风般和煦的笑容,江南的春天还是会来的,没有谁是真的不可替代。
阅读全文

(十二)原来没有他,日子也可以这样一天天过去,无聊时,就弹弹那首他教我的曲子,就好像,他还在我身边,意气飞扬地微笑着,而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就这样也过去了两年,再见他时,居然,又逢莲花开。(十三)*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那双深邃如子夜,灼灼如明星的眼睛,也会装下这么多伤痛。那天,一颗最耀眼的明星由天空坠落,我却一直怀疑,那天消失的星宿不止一颗,因为,我清楚地听到他坚定决断的声音:“从今往后,我不再是一个人,我是保卫吴之盛世的盾和剑。”我一直都无法相信,那个意气飞扬的少年,就这样突然消逝,不是多年前不真实的苍老,而是消逝,同时失去的,还有所有的过往。很快又送他远行,静静注视着他渐去渐远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我突然觉得,他就这样走出了我的生命。那一年,我二十五,他二十六。(*此段多系引用流影文)(十四)后来......后来赤壁那场冲天的大火,让他的名字一夜之间传遍了大江南北。当府中的下人们神采飞扬地谈论着这场漂亮的战役时,我只是淡淡地笑着:他当然会胜利,因为他是周郎,江东的周郎。只是当他再来时,我却悄悄掩起了门,任他在门外一敲再敲,我只慢慢弹起了那首我唯一会的曲子。这么多的岁月已经过去了啊,这首曲子,我都已经弹得如此熟练。即使他还是江东的周郎,我也早已不是那个美丽的少女,昔日光洁的额头今日已爬满皱纹,而且,已经忘记了怎样去微笑。唯一不老的,只有我指间,这首叫做“执子之手”的琴曲。于是我不停地弹奏着,直到,扣门声渐轻渐轻,终于消失。那一年,我三十三,他三十四。(十五)那是怎样一个寒冷的冬天啊,美丽的江南,从此不再有璀璨的星辰。哭泣的人已经太多,不需要再多我一个,所以我并不流泪,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弹起“执子之手”的乐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果牵手之后,注定是放手,那么,又何必有如此美丽的诗句......?(十六)安葬他时,我看到了他的妻子,那个据说是江东最美的女子。岁月似乎并没有给她留下任何伤痕,她依旧美丽得使人惊奇,或许永远,我都不能和她相比。但我,只是突然想起了,那个多年前美丽的诺言,还有,他坚定的声音:“等我,等我回来......”(是的,我还在等,等你回来,等着做你最美的新娘。可是,到底还有没有这一天,可以看到,你从莲花丛中走来,微笑着赴约?)以及,很久很久以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丽诗句,还有他读诗时,那种悠悠的眼神......
阅读全文

(八 )不久后的一天,他接到了一封急信,就匆匆而去,甚至,来不及与我道别。我虽奇怪,但也未曾介怀。直到他回来。只不过一个月的分别,他却好像,在一夜之间就已突然苍老。沧桑的痕迹悄悄爬上了他本该年轻飞扬的面容,连疲惫的笑容,也仿佛千山过尽的苍凉。我惶然地仰起头,无言地切切询问。他却只是一笑——这一笑间,我又看到了我意气飞扬的周郎。郑重地握住我的手:“请你记住,牢牢记住,无论世事如何变幻,我都会在你身旁。一定会有这一天,让你做我最美的新娘。”我羞涩地笑着,不敢去看他星辰般的目光。(可是聪明的你啊,是不是早在那时候,就早已猜到了这个无言的结局?)(九)可是或许连他都没有想到,如此匆匆就是别离。那日送他远行,我忍不住泪眼朦胧,他却只是爱玲地叹口气:“家壁,等我,等我回来,那时就不再有乱世,而我们,再也不需要分离。”我终于含泪地笑了,却仍然执著地追问归期,那时满池的清莲正美得楚楚。于是他意气飞扬地笑着:“或许莲花再开时,我就又重新站在你面前。”那一年,我十八,他十九。(十)岁月如此飞驰,莲花盈盈仍是笑颜,只是,六年时光已匆匆而过,而依旧对我微笑的他啊,已多了几分风霜的憔悴。乱世远未结束,三天后,却已是他的婚期,只是,那个最美的新娘,却不是我。(十)既然一切都无法变更,又何必再见,我轻轻地笑着,看去池中:风过时,不是碎萍点点,是离人泪。(十一)不去看他歉意的目光,我只是淡淡地说:“教我弹一首曲子罢,免得没有人肯相信,我曾经见过周郎。”他也不再说话,很用心地开始教我,而我,也很用心地学。那是一首很美的曲子,我居然很快就已学会,只是,琴声总有些凄凉。“或许,我该早些教你的。”他若有所思地说。“呵,没关系,你还有的是时间,可以去教你的新娘。”还是不忍看他目光中的苍凉,我笑笑:“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未听过?”又是那种悠悠的目光啊,他只是轻轻地说:“它叫做‘长相思’。”我就突然明白了,有多少个军营中难眠的夜晚,他是怎样慢慢地琢磨每一个音符,还有,当最后一分相思终于记上琴弦,他是怎样珍藏那个诺言?“为什么不叫做‘执子之手’呢?”终于落泪,恍惚间却仍然看到他一瞬间黯淡的目光,然后听到他重又坚定的声音:“请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履行我的诺言。”好吧,我相信。哪怕这一天,需要用一生来等待。那一年,我二十三,他二十四。
阅读全文

从那时起,天涯浪迹,我都不曾离去,与你看过春花夏雨秋实冬雪,但我好像,一直只记忆了一种季节的味道,那就是春日暖暖的阳光。那时阳光明媚,而你微笑着看我。当我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而你却只是微笑着看我,只是轻轻采下一朵美丽的紫色花,然后神秘地一笑,告诉我那个古老的传说。于是我憧憬着让花瓣依次飘落,悄悄揣摸着你的心意:“爱,不爱,爱,不爱......”那时我并不知道,那种花注定只有七瓣,而聪明的你啊,早已算定了我必定从“爱”数起。但那天我终于无法猜到你的心思,而世上注定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一刻,就错过了永远。因为我遇到了她。我的“玄冰”遇到了她的“寒冰”。“凝霜师姐?”“你是清霜?”她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言语,她低头拔剑,专注的神情一如我过往。我也只有笑笑拔剑,这本是意料中事,只是在我心里,她还只不过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师妹,只会追着我不停地叫“凝霜师姐”,然后甜甜地笑着。怎么好象只是一恍惚,她已经对我拔剑?惦念着手中未数完的希冀,我略一点头,一招“凤求凰”已急急递出——我一直都不懂,为什么如此凄厉的剑招,竟有如此美丽的名字,问师父,她却只是凄然地笑笑,摸摸我的长发,淡淡地说:“以后你会懂的。”却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切记切记,此招一出,若不伤人,必然伤己,因为,它是义无反顾,毫无余地的。“寒冰”一点,毫无畏惧地向我迎来——竟然也是一招“凤求凰”。我忍不住微笑:到底还是不懂事的小女孩,同门求学,各有所长,而我的剑法,一向快而冷,绝无后顾,所以我的“凤求凰”,就连师父也无法破去,更不用说是如此针锋相对。
阅读全文

那时,你我方才初初相逢。也是如此相对在林中罢,只是那时,秋风萧瑟,秋雨凄凄。而那时,我亦轻狂君亦年少。我默默注视着你,轻轻拔出了我的剑,林中立时寒意凛厉,仿佛寒冬已提早来临。无需语言,无需理由,我爱怜的看着我的“玄冰”,修长的剑身因为对战斗的渴望而微微颤抖,它就是我唯一的语言,唯一的理由。而你并未拔剑,只是微微含笑,我清楚地记得,你晨星般的目光,是如何照亮了那天昏暗的天幕。我却只是静静地等你拔剑,或许我只是想知道,“残阳”沥血,到底是怎样一种美景。所以你的剑终于出鞘,那一瞬间我几乎错觉春日已至,阳光和煦,连风雨亦是如此温柔。但不过是一瞬间而已,随即仍然风雨如晦,因为“残阳”已归,你终于还是不肯给我机会。所以我的“玄冰”也终于第一次空回,尽管,尽管,我有九成九的把握,让寒冬中的春日从此不再来临。但我却突然觉得已经太疲倦,江湖风浪,仗剑笑傲多少岁月,以为只有“玄冰”就已足够。直至今日,我才发现,原来世间还有如此美丽的阳光,而我亦早已倦怠。浪子,早就该回头。那么,就让我从此追随你罢,藏起我的“玄冰”,因为有你的笑容,就已经足够。  
阅读全文

一缕温柔的春风流转过人间,天边紫色的云霞嫣然含笑。一千八百年前,天还是湛蓝的,云还是飘逸的,水还是清澄的,而他的笑容,还是明朗的。我却只是低着头,看着我手中的剑。剑如秋水,冷傲而美丽。玄冰之剑,无坚不摧。但比剑更可怕的,是他的双眼。我一直都不懂,为什么只是一双含笑的眼睛,就好像装进了整个世界。一钩冷月悬在枝头,银辉脉脉洒满大地。那时的夜空,还是星光灿烂。我却仍然低着头,仿佛世间万物都已不存在,存在的,只有我的剑。然而,纵然九天十地,十九神魔都已灰飞烟灭,他却还是在的。我只是看着我的剑。终于,一滴晶莹的水珠悄然滑落,缀在剑身上,像是九天落下的一粒甘露。就在那一刻,我的剑突然消失了。不,不是消失,只是化作了无数美丽的水珠,纷纷散落,凄美如梦。好像落下的,不是万古寒冰,而只是情人温柔的泪水。我怔怔的望着,水珠落下的地方,是一朵美丽的紫色花,就像,就像,他为我采下的那朵。我不知道,是它竟然不怕这天地间至寒之物,还是,它本来,就是开在冰里的。我没有抬头,但我知道,他一定也在凝视着这朵紫色花。我也知道他一定又想起了那个冰冰冷冷的声音:“……除非,除非玄冰消融!”那时候那双眼睛不敢看他,只是固执地看着那把玄冰之剑,永不消融的万古玄冰。原来,原来,玄冰化雨,也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只是,只是,到了这一天,我已不是我,你也已经不是你。所以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俯身拾起那朵美丽的花。然后,在初春温暖的阳光里,让所有的花瓣依次飘落,而并没有去数那个诺言。只是当最后一片紫云终于飞扬在风中时,我忽然有些恍惚,好像所有的一切终于都要落下帷幕时,我却突然忘记了,有过怎样的开始。只是,那个开始,的确是存在的。
阅读全文

那个女孩......来自梦里......黑发飘扬,紫衣飞舞,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很美,唯一知道的是,她有一双美如秋水的眼睛,没有人能读懂那双眼睛,就像没有人能读懂她。双鱼座的女孩总是很神秘,而她,是飘忽的梦的精灵,没有人可以抓住她,永远没有。她的笑容总是甜美如花,但是永远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很快乐。她的名字,叫做——“梦影”,她是梦,留在人间的影子。呵......这是我设计的人物。流影你若不肯要这个妹妹的话,一定得给我再找一个帅气的兄长。:)(很早很早开始就希望有一个兄长,可惜一直不能如愿。所以流影你一定要帮忙?!:))还有,要有机会接近他......所以最好要在江东.:)(太苛刻吗?)我想想,明天下午或是中午可能还有时间来,那时候以前给我答复好吗?
阅读全文

(中考在即,却再也无法调整好心态,和昔日友人的疯狂竞争,还有莫名的焦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没有人能够帮助我?)我不想用这句话来形容她,因为她根本没有资格。虽然我讨厌死了那个虚情假意的“孔明先生”,但她还是当不起这句话。这根本都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所以我更不明白我怎么会输?三年来,我上课只用五分钟听讲,40分钟神游太古;几乎不做作业,考试前天可以看武侠看通宵,但她尽管一直兢兢业业还是只能作我的手下败将。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终于“浪子回头金不换”,开始认真的听课,认真地做一本又一本的参考书,为什么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惨败?事不过三,事不过三。无论是童话寓言还是传说,第三次总该有了转机。王子三次的错误后会找到公主,英雄三次的失败后会战胜恶魔,对流星许三次愿就会实现。可是我已经输了三次了,怎么可能还失败?毕业考成绩还没有出来,但我觉得我已经输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越拖下去越对她有利。我觉得自己在一天天的毁灭自己,考政治的时候,右手颤抖地根本握不住笔,不知费了多少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把卷子撕掉,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以前我的政治一直是年级第一,因为我的手总是坚定而有力(政治开卷后,很大程度上是比速度,所以能否有一双稳定的手很重要)。物理卷子一发下来,脑海中就一片空白,机械的做完题,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我知道自己错了,一开始就知道。我根本不是那种可以“头悬梁,锥刺骨”的人,对我来讲,听课最好的办法就是只听五分钟,因为这些就够了,再多也没有用。至于课外习题,只能让我的状态变差。可我或许是太骄傲了,坚持要在她的优点上击败她,结果我输了。可是我怕我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我一点点的失去了我的自信和骄傲,那种极度的“考试恐惧症”早晚会毁了我的,我曾经询问朋友我是不是该着一个心理医生,但那是不可能的,我不能自己毁掉自己的前途,毕竟,在这个偏僻的小城里,心理医生还是个怪异的名词。而且,重要的是我的骄傲,并不允许我这样做。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寄望于,是否有人有办法,可以帮助我?症状:只是感觉很累,非常累。另外对考试过敏,一提到考试就神经质地害怕。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明白,我不是怕成绩差,我上次的成绩是年级第五,至少拿得出去手了。政治不再说,考物理是我感觉一片空白,根本紧张地看不下去题,但上次我至少也是班里前几名。我也不是缺少鼓励,甚至无论老师和同学,对我简直是纵容,这次考试前,语文老师看我紧张,打趣说:“你要紧张,我们可以集体去跳楼了。”还有政治老师明明我的成绩比她低五分还一直夸我的成绩好而只字不提她。同桌还有别人每次都耐心的听我有点神经质的絮叨(不外乎又是考试),然后一脸灿烂的笑着说你能行。甚至比我低一级的小学妹,听到我偶然的抱怨后,都会从另一个校区(我们学校有两个校区)跑来。等上半个多小时,只为了说一句:"I BLIEVE YOU!"甚至考试前心神不宁来网上,也有不少网友鼓励我。我很感动这些人的帮助,但我还是紧张紧张真的紧张,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疯掉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没有人知道,可以告诉我?!谢谢!
阅读全文

一直都知道,他一定是我最特别的朋友。刚开始知道他,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记得那天阳光很灿烂,但我却一直沉浸在那场一千八百年前的秋雨里,伤感得不能自拔。那时就认定,他是一个非交不可的朋友。只是,没来由地觉得,他一定白衣胜雪,冷傲如霜,迎风弄萧,对酒当歌。忍不住担心,像这样的一个人,可以成为朋友吗?直到终于认识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猜测完全错了,原来,他实在是一个蛮可爱的大孩子,机智顽皮,幽默风趣,而且,很容易做朋友。:)还记得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是一个爱做梦的小女孩,怎样在现实的压迫下,终于慢慢放弃了梦想。好友蛮认真地问我,是不是写的自己。记得当时还很大声地大笑,“老气横秋”的拍拍她的肩,说:怎么可能呢。但只不过过了半年,我已经学会淡淡地笑着,嘲笑以前的自己:真是没有长大的小女孩。现实实在太残酷,坚持有梦,实在太辛苦。仔细地想了又想,这么多年,交的朋友也不少,能够一直有梦的,还是只有他一个。能够从千里迢迢的风雪塞外,独自奔赴万重关山外的烟柳江南,只为一场千年的旧梦,能够这样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吧?真的很感动他总是不停地诉说着他的梦想,而我,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这次如果考不好我就丢下一切烦恼,去江南找回我的梦想,可是不幸,每次我都考得很好。所以,我也只能一直凝视着我的梦想一天天远去,只能为他而感动。有时候也觉得他真的很苯,会笨苯地为一些在我看来无所谓的事情付出真心。他会为主持一场征文不惜丢下未完成的毕业论文,而我只会为一个年级第一的成绩放弃所有的美丽;他会不惜得罪一些蛮重要的人为了他自己的公正,而我,早就学会了如何长袖善舞,如何忘掉自己的真心。但正是因为他的“笨”,才格外让人感动。不得不提到好象是刚发生的一件我并不太清楚的事,其实那件事,如果他可以“聪明”一点的话,完全可以对异议置之不理,对他有什么损失吗?他依旧可以安安稳稳地做自己的“院长”,可以不必“气得要哭”。我实在忍不住说他真的很笨很笨。但是,如果他不笨的话,他就不是他,不是那个可以让我放弃一周唯一的午休,偷偷溜出来,打下这一大片不知所云的文字的——逸风流影了。:)所以,还是让我做个“不公正”的偏执的小女孩,认真地说一句:永远相信你,永远支持你。:)(注:说过那件事我不清楚,所以不知道谁对谁错,幸好知道自己一向不是个公平的女孩,那么,可以不负责任地坚持说:不管谁对谁错,我都一直支持你。:)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希望无论以后还有什么烦恼,你都不要再哭泣,希望你记得,我说过:永——远——支——持——你。因为,虽然我一向“不公平”,但我同样,一向守信用。:))
阅读全文

我终究还是没有去。立在村口的一棵垂柳下,我默默凝视着他毫无眷恋地绝尘而去,满天的柳絮(奇怪,这时节还有柳絮?——当然,这是我后来回想时才想到的,当时只觉得漫天飞舞的精灵,凄美如梦)遮掩了他渐去渐远的背影,但我还是一直一直地凝视着,直到烟云四合,暮色降临。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尤其是年轻的姑娘们,毫不避嫌地大声谈论着他的种种。几个有幸和他交谈过的女孩,年轻的面庞上依旧浮满了玫瑰色的轻云,羞涩而又骄傲地接受着别人羡慕的目光。我低着头快步走过,没有人注意到我,甚至也没有一个女孩注意到我手中的莲花——尽管,她们每年夏天,朝朝暮暮,只为一睹芳颜。回到我的毛乌中,我没有点灯,一个人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很久,才看到远远近近的灯火慢慢地熄灭了,大约已近子时——这对一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亲们,是从来没有过的。当最后一点微光也终于消失,一阵淡淡的清香自我身后逸来,飘满了整间小屋。我并没有太惊奇,只是轻轻一回首——却依旧被她的美丽所震慑。一袭如雪的长裙,墨黑的长发,美如暗夜的双眸,让所有见到她的人都忍不住惊心动魄——只是,为何我总觉得,她美得如许寂寞?她只是淡淡地站着,宽容地看着我的无措,目光温柔如水——可是这目光,为何也是如许寂寞?她轻轻伸手拿过我手中的莲花,粲然一笑,笑容美如春花——然而这笑容,为何还是如许寂寞?“年轻人,”她终于开口,声音激荡在无边的暗夜里,美如天籁——只是,为何我还是觉得,她的声音如许寂寞苍老?“年轻人,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一个如意郎君,还是终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她始终寂寞而又美丽地笑着。“你真的可以满足我的一切愿望?”我鼓足勇气,悄声问道。她微笑颔首,目光中满是慈母般的怜爱。“那么,”我羞涩地迟疑了一下,她投来鼓励的目光,|“我想,我想......我想要他爱我!”
阅读全文

现在学习很忙,再加这几次考试又很差,一下子掉到了第二考场(我们按名次分考场),所以只好决定用功一段时间,或许很久不能来了,正在遗憾不知道错过多少热闹,没想到最后回来看看就发现出现了这样的事。我不知道具体事情是怎么样的,但我知道能让玉女姐姐都想要离开的一定不会是小事,我很难过,因为我很爱我们的论坛,希望它能够很好地发展,但我实在做不了什么,连自己,都无法保证在这段困难时期能继续支持论坛。因为,毕竟对我来说,学习,还是第一位的。只能套用一句话给大家:道路是艰难的,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是暂时的,胜利是必然的!另外,用我很喜欢的一句话给大家共勉:看成败,人生豪迈,一切不过是从头再来!!!(这是现在我所有书本和课桌上都贴满的一句话。:))还有就是,心在梦就在,无论世事如何沧桑,纵然沧海桑田,只要梦还在,一切都不会晚。:)好了,我必须得走了,就像我相信即使这次考试失败了,下次我仍然能重整旗鼓一样,我也相信,等我下次再回来时,论坛一定会恢复好的,甚至比以前更好,因为,传说中凤凰每过五百年就要把自己投入火中一次,而毁灭后是更辉煌的新生,因为我坚信——风雨过后,就是彩虹!
阅读全文

一直觉得,“执子之手”真的是人间最悲凉的诗句,因为,执手之后,就是放手......                                                   (一)我不知道我来自何方,也不知道我的身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我知道的只是,那年的冬天很冷很冷,而他的眼睛,却很温暖很温暖。                      (二)就这么简单,我就留在了他的身边。我不知道,以后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我都是全府下人(甚至包括主人)的议论中心,他们都猜不透,一向孤傲的公子,怎么会让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作他的“侍剑”。我只知道,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                       (三)那时候,我们都还太小。我总是很不讲道理地任性,而他,只是宽容地笑了又笑。看上去,倒好像我是小姐,而他只是一个好脾气的管家。只是,世上或许还有我这样刁蛮的“小姐”,却再也找不到他这样玉树临风的“管家”。那一年,我十三,他十四。                                                (四)记得有一天,他在书房里轻轻吟着诗,而我,照例不耐烦地央他为我舞剑他却第一次没有答应我的要求,而是轻轻把我拉到身边,教我读一首很美的诗,那首诗的名字我早已忘了,只记得其中的两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有他吟诗时,那种悠悠的眼神......                         (五)他还告诉我,很久很久以前,凡是已经长大的女孩,父母都会为她盖一座小屋,让她坐在窗前,注视着来来往往的男子,如果看到了心仪的那一个,就走出去,牵住他的手,带他到父母面前,许诺一生一世不分离。这种古老的爱情,就叫做“牵手”                        (六)而我却只觉得,“执子之手”是在是句好悲凉的诗,因为,牵手过后,必定是放手......那天正是春日里最美好的时节,我却忽然觉得很冷很冷,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许多年前的冬天,只是,不再有他温柔的眼睛......                       (七)我的直觉一向很好,这次也一样,一种可怕的预感向我袭来,然而,就在我刚要弄清它是什么时,他却轻轻牵住了我的手......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们其实,都已经不小了。那一年,我十六,他十七。
阅读全文

泪眼朦胧中,,那星辰一般的目光竟真的望向美丽的湖水,从我充满期待的目光中轻轻一点——那一刻,我幸福得几乎窒息。然而,他并没有丝毫停留,毫不在意地掠过这一叶扁舟,却久久停留在,我身后的一片湖水上。我随着他的目光,缓缓转过头去——那一片寂寞的荷叶中,暮春依旧料峭的寒意里,那神秘的第一朵莲花,竟已悄然绽放。如果有谁采到第一朵绽放的莲花,就能实现一切愿望。那个古老的传说顷刻间就在我的脑海中苏醒,而面前这一朵雪白的莲花,犹如九天落下的一朵玄冰,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是在他含笑的注视里,羞涩而骄傲地美着,美得不可收拾。此时此景,没有人可以怀疑这个传说的真实,而这祖祖辈辈梦想了千百年的珍宝,我只要轻轻伸出手去,就可以得到。然而此时此刻,我只愿自己是这一朵孤独的莲花,不知等过了多少凄冷的霜秋,严酷的寒冬,期待的春日,寂寞的夏天,能够等来,这一刻的凝视,就是再守候千年又何妨?我想我终于懂得了她为什么总要抢先早早绽放,因为她知道,即使守候千年,也只能修得他的轻轻一顾,倘若错过了,纵使再修千年也无法弥补。所以她才每年都早早展开期待的笑容,也必定是最晚才在一湖残梦中收起疲倦的红妆。她让无数少女每年都重复着希望和失望,但有谁知道,她也在年复一年地品味着自己的失望与希望。他温柔而又欣喜的目光久久凝视着这朵美丽的莲花,我甚至能感受到花瓣地微微颤抖。因此,当他终于微笑着望向我时,我并不觉得太意外。他有些心不在焉而仍然温柔地注视着我,我不敢接触他的目光,但我知道他正微微含笑着,想要说出他的渴望:“为我采来那朵莲花,好吗?”我会轻轻采下这朵清莲,轻轻送入他的手中,在他手持莲花的刹那,他会对我微笑,或许还会道谢,而我,则会勇敢的仰起我并不美丽的面庞,深深深深地迎向他的目光,那一瞬间,他是否会为这双眼睛中的深情,有一点感动?然后......然后他会匆匆离开,继续他的传奇,而我,则继续着我的平凡。可是这些有什么关系呢?这一瞬毕竟已经存在过,有过这曾经,就已经够了。我知道他马上就会说出这句话,我甚至已经听到音节在空气中轻快地跳跃。然而他终究没有说,不仅那一刻,而是永远。老朽而迟钝的村长终于诚惶诚恐地赶来,挤到他身边,结结巴巴地说了些什么。他微诮地轻笑了一下,就随村长走向村中,甚至没有再看一眼这朵等待了千年的莲花和湖中固执地守候着的我。喧闹的人群也随之散去,只留下我,不,还有这朵莲花,凝固在一湖春水中。我仍然轻轻地采下了这朵雪白的莲花,只是,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下:原来我还是太天真了,他生命中有太多的精彩,就连这份积聚千年的惊艳,也只能在他心中泛起一朵太小的浪花,小到不足以多留一点眷恋。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现在为他送去这朵莲花,仍然来得及,为他留下一抹长长久久的凝视,尽管,在他心中,甚至不会为它泛起一片小小的涟漪。去,还是不去?(我不知道命运究竟是被决定的还是被创造的,我只知道,这朵莲花真的很美,美得像是一场梦,如果你相信她会在一个暮春的早晨,被一个痴情的女子送给她心爱的人儿,那么,请看结局A;如果不信,那么,有兴趣的话,请你,继续看下去。:))
阅读全文

一直以来,都太忙碌,只有寒假有限的几天假期,才有一点空闲,静静地坐在灯下,读我的第一千零一遍《三国演义》。(注 :仅指某些章节,整本书我只看过一遍,因为从来没有一本书读两遍的习惯。)照例,还是毫不犹豫的翻过二十回,再看一遍那场最无奈的悲剧,看到最后的最后,他镇定自若的嘱咐完一切,“言讫,瞑目而逝。”忍不住又心痛起来,猛地合上书,关上台灯,独自坐在阴影里,满心怅然着。好像没吃,最令我无法忘怀的,却只是平平淡淡的四个字:瞑目而逝。起初每看到这四个字,都不禁黯然:真的可以瞑目吗?丢下方始开创的一方霸业,丢下未及相守的娇妻,丢下年迈的老母和不懂事的弟弟,甚至来不及留下眷恋的一瞥,就要匆匆离去,甚至不能再等一等,等到他生死与共,互知互敬的周郎赶回,留下一番最后的叮嘱。带着这么多的遗憾和无奈,怎么能够瞑目呢?然而此时,我的心情却有了变化。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和他美丽的妻子,能够有着这短短的相遇相聚,已不知要羡煞多少永生的神灵,哪里还有必要遗憾呢?而他也深知自己的弟弟虽进取不足,守成已有余,不必再有所牵挂。至于远在千里之外的周郎,既然早已相知,他深信他必不会辜负自己,所有的嘱咐也已是多余。而且,在他最得意的岁月里,把他的意气风发凝成永恒,是否,正是他想要的?虽然我常常会为他在深夜里流泪,希望历史可以改变,可是如果有一天,时间真的倒流,历史真的改变,又会怎么样?年龄对于男人并没有对于女人一样重要,甚至对于有些男人,中年以后才是最好的岁月,但他,显然不属此类。他的魅力在于少年的意气风发,快意恩仇,他的潇洒,是战场上的指挥若定。我无法想象,当岁月的年轮抹去了他少年的轻狂,当权利争斗与勾心斗角磨损了他的锐气,还有什么,能让我在深夜里感动?甚至,当他终于龙袍加身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没有后来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萧何月下追韩信未始不是一段佳话。而刘备如果真的能“兴复汉室”,还能和诸葛亮君臣鱼水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假使当时身便死,是非善恶有谁知?”同样,如果真有了立马长安的那一天,他还能和周郎亲如兄弟,天下还能“事二人如二君”吗?记得《霸王别姬》理由一段描写虞姬心理的文字,写得很妙,大意是:现在我随他东征西讨,他是我的全部,我也是他的眼光,但如果有一天他终于不再奔波时,我也已芳华老去,再也留不住他的目光,只能在幽深的后宫中耗尽自己的一生。同样,迎接那美丽的乔家女的,难道不会也是这种命运吗?我不愿再想下去,即使所有的假设都不成立,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不会再为他深夜里流泪。苍天并没有亏待他,不仅给了他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还让他在人们的记忆中永远年轻。而我,虽然没有他的春风得意,也有着自己的马蹄声声。我但愿自己活一日就是那个意气飞扬的少年,即使有愁,也不过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何必等到“白发宫女说玄宗”的时候,“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那一天?我猜想,他也是如是想的吧?那么,当他轻轻合上双眼的时候,唇边是否有一丝微笑呢?
阅读全文

清楚地记得那天天气极好,金色的阳光给所有的荷叶镀上了一层金边。我的小船缓缓地划破湖面,荡起一圈圈微微的涟漪。我温柔地凝望着平静而美丽的湖面,心里荡漾着一种安详而平实的快乐:我美丽的家乡啊,我愿永生永世这样静静地守候在你身边,直到化作一粒尘埃。世间哪有什么可以让我离开你呢?然而我错了。岸边忽然响起的一阵欢笑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无奈地转过头去,望向喧闹的人群。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他。他只穿着一袭最普通的白衣,然而即使隔着一潭湖水,我仍然能感受到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华贵。相距这么远,我甚至看不清他的容貌,然而,他唇边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却清晰地映进了我的双眼,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间。我静静地望着他,看他带着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与周围惊奇的乡民们轻松的闲聊着,对几个大胆的走近他的姑娘毫不吝啬地爽朗地笑着,我心中第一次泛起了奇异的波澜,但我并不像任它泛滥,因为只是刹那间我已明白他的身份,有这种华贵这样笑容这般魅力的只可能是他——那个传说中神话一般的人物。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浣纱女而已,他注定只能是我生命中的匆匆过客,然而只是这稍纵即逝的惊鸿一瞥,就已经是上天能给我的最大恩赐,我还能,还敢再奢求什么呢?我就这样一直凝望着他,心中充满哀愁的幸福(或者,只是幸福的哀愁?),我不敢求时间为我停留,让我一直望成一块青石,况且,再短暂的时光,也已足以在我心中凝成永恒。我不敢奢望能走到他身边,沐浴在他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中,我只祈求,那星辰一般的目光,能不经意间掠过我的小舟,那匆匆一瞥间,他是否能察觉一个平平凡凡的女子因深情而美丽的双眼,微微有一点停留?只要有这短短的一瞬,再长久的一生,也只不过是这一刻的回首。不知不觉中,我已泪流满面。
阅读全文

想起一件有趣的事:这次考试唯一顺利的是历史,因为老师考前信誓旦旦地为我们发了必考题,结果考试时一道题也没考到......不过因为考的是中国古代史,所以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好事,但对我的同学们来说......而且仅涉及到三国的题就有十分之多,甚至连'三国两大战役'都有出,本来觉得出题人实在没有水平,没想到考后一问,答出来的寥寥无几(我问的还都是第一考场的),就连好友,也只答出来一个'赤壁之战'(当然还是本人教育的结果:)),另一个居然答了'淝水之战'(东晋战役),还埋怨我:'你喜欢曹操不就好了,我就两个都能答出来了!'......还有一道题是关于台湾问题(三国是台湾称夷州,孙权曾派大将卫温前往),答案更是五花八门,一个还算聪明的男生,估计是三国游戏玩得太多了,居然答:孙权经常前往巡视,搞好两岸关系.还有答:孙权死于此地的.至于我同桌,则是:孙策曾占领此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甚至有人估计是实在没辙了,居然写:孙权常到台湾度假......我正庆幸总算还都没有荒唐到'出国',没想到竟然真有人写:曹操曾遣使前往,诸葛亮曾到过台湾......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唯一的好处是我好友痛定思痛,当机立断,把读《三国演义》当作寒假首要任务,更方便我以后的“思想教育工作”进行了。:))
阅读全文

然而我也只是听听就算了,他们的优秀,他们的传奇,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浣纱女而已,永远生活在远离所有优秀的地方,虚度着没有传奇的岁月,日复一日地老去,直到最后,寂无声迹地远去。然而,那个暮春的早晨改变了这一切。以后许许多多的岁月里,每当想起这一天,总是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从这一天开始,我拥有了即使在梦中也不曾拥有过的一切奇迹,却也因此永远失去了我平静而快乐的生活。对于这一切的变化,我不知道应该感激还是憎恨。很长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想懂这一点,直到我在风中飘荡过江南,轻掠过塞外,俯视过万里蜿蜒的长城,看尽人间一切繁华后,还是没有弄明白。但是,无论我是憎恨也好,感激也罢,这一天都是这样来了,毫无预兆地来了。那天我醒得很早,村中嘈杂的犬吠鸡鸣声使我再也无法入眠。于是就悄悄起身,在朦胧的晨曦中,撑出了我的那一叶小舟。在湖上荡舟本来是所有女孩夏天最主要的消遣,在互相泼水嬉戏之外,所有的人都在悄悄等待着莲花的开放——这似乎是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大家就共同拥有着的一个公开的秘密。因为,千百年来,湖边一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这片湖水中的莲花开得如此之美,是因为湖中住有一位美丽而睿智的莲花女神。每年夏天绽放的第一朵莲花就是她的化身。如果有谁采到了这朵莲花,女神就可以满足她的任何愿望。怀着这美丽的憧憬,所有的女孩都年复一年地寻找着,又年复一年地失望着:湖中的莲花总是一夜间就开满了湖面,谁也分不出哪朵最先展开羞涩的笑颜。但他们仍然年复一年不知疲倦地寻找着,丝毫不觉懈怠——我想,她们寻找的,或许并不是莲花,而只是那种,如花的心情。只是,现在不过五月,最大胆的莲花也还没有露出好奇的笑脸,所有的女孩还只是微微憧憬着将要来临的夏天。湖面上还是一片平静,没有一叶扁舟划破这一湖清梦。而我,只是喜欢这种略带萧索的寂静。
阅读全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题记碎梦是一片很美的湖水的名字。也是我的名字。这是一片很美的湖水,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湖面上开满了很美很美的莲花,美得真的像是一场梦。只是我不懂得,为什么叫它“碎梦”,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名字。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只不过是江南千千万万片湖水中最普通的一片,而我,也不过是湖边无数浣纱女子中最平凡的一个。湖水万年不变地静静地美着,而我,永远在湖边默默地浣纱,等待着属于我的早已注定的命运:嫁人,生子,然后老去,单调,乏味。然而我安于这种乏味,就像千千万万别的浣纱女一样,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唯一的点缀,只有每年夏天,湖面上开满莲花时,我和女伴们照例会荡起一叶扁舟,留恋于莲花深处,寻找着那朵最美的莲花,沉醉不知归路。一切一切的改变,都开始于那个暮春的早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却不是第一次知道他。很早就从乡人的口中听到过他的名字。他们说,他是江东新的统治者,而他,只有十九岁。说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总是写满了惊奇和羡慕,接着一定是一大段关于他的传奇和赞叹,最后,总忘不了加上一句评语: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对这些谈论,我从来都不在意。统治者是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只要安静的交纳我们的赋税就够了。最多,再送走我们的男人。至于英雄,在这些单纯的乡民心中,谁不是英雄呢?茶余饭后,总该有些谈论的故事吧?好在这个乱世有的是新的传奇,足够让人们热烈的讨论着又迅速地忘怀着。只是,这次好像有些不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一直是人们话题的中心。而且,人们渐渐不再热衷于谈论他所指挥的一场场漂亮的战役,而是兴致勃勃地说起他的随和,他的潇洒,他的英俊,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孙郎”。当然,人们常常提起的还有他的义弟,那个传说熟知音律,吴中民谣里“曲有误,周郎顾”的周郎。我还是没有太在意。直到我的女伴们,也都开始悄悄地传语着这两个名字。
阅读全文

她深深深深的望了我一眼,我分明感到她目光中沉重的叹息。我低下头去,不敢接触她的眼睛。很久很久,她终于叹了口气:“决定了吗?”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真的,永不后悔?”她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我,仿佛要看穿我的心。虽然只是暮春,天气却已经有些夏天的味道。然而她的目光,却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寒意。但我仍然坚定地摇了摇头。“好吧,”她终于不再看我,转过头去,望向窗外那片美丽的湖水。“我可以给你你所要的一切,但是——”又是很久很久的沉默,她凝望着在月光下温柔的湖水,目光忽然变得幽然起来。“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绝不可以流泪。如果你落了泪,那么顷刻间你就会化作一粒风中的尘埃,永远随风飘荡,孤独无依————这就是,梦的代价!”
阅读全文

不良媒体x月x日讯:长沙走马楼出土了大量的三国吴简,数量有17万枚左右,被评为当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目前已经清洗了12万枚,还有5万枚带着泥巴的简牍静静躺在长沙市博物馆的仓库中。三国吴简数量庞大、内容丰富,考古价值十分重大。即便集合国际简牍学界的科研力量,至少也需要一个世纪的时光才能将三国吴简之谜破解。出土的吴简95%被泥土覆盖,有的已经残破,清洗、拍照、整理、发表这些简牍很费时间。甲骨学的研究已经走过了一个世纪,中间出现了一些大师级的学者,如王国维、郭沫若等,吴简才刚刚发现,资料全部发表需要十年的时间。吴简包括了基层人民的生活史料,社会生活、经济关系、土地制度、赋税制度。(抱歉原稿实在找不到了,只好把大概录此,还请作者原谅)  又及:出土的文物中还有一个奇异的匣子,系由一整方翠玉雕成,做工亦十分精细,显见价值不菲.然而,如此珍贵的匣子中,竟然只存放着一张微微泛黄的白纸,纸上空无一字,只隐隐有一点淡淡的水迹,权威专家专门鉴定了水的成分,发现那竟然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