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仪觉得自己讲得很有感染力,他渴望成功,所以当他一听说王想的英雄事迹之后,他立刻决定投入王想军中,今天将是他光芒闪现的日子。     可是他没有得到他所想要的掌声,面对他的是一张张茫然与不屑的面庞,他刹那间就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唯一的欣赏的目光,来自王想,尽管并没有多么强烈,他却满足了,他知道自己的表白没有白废。     赵普道:“杨仪之血性让我钦佩,大汉之天威早已散尽,但我等投身于王将军门下意在争夺天下,西域虽好,但与这大好山河如何能比,再说我军目前虽然弱小,却未必如杨仪所言没有前途,至于西域,待经年之后主公大业初定,何愁不能平定,到时请主公令杨仪前去,不也是一番功业吗?”     杨仪又要说话,王想站起来,“杨先生,稍等片刻。”     “复元先生与万云先生之见确实让人感觉豁然开朗,我兴义兵意在争雄天下,救黎民于水火,并不是只图个人功业,眼下不挫败曹操我们就没有未来,所以我同意开赴赤壁助战!”     陈哲已大笑了起来,“主公英明,我等必将名垂青史!”     准备工作立刻就展开了,王想也在当天晚上单独召见了杨仪。     他正色道:“杨先生,其实你的想法很有创意,不失为一条好路。”     杨仪有些不好意思,“多谢将军夸奖,只是将军却为什么还要------”     “人总要有一些理想,不经过努力怎能甘心接受失败呢?”他笑笑,“而且如果我不选择争雄天下又怎能一酬志士之心呢?”     “杨仪明白了,将军考虑周全。”     “杨先生,你很有才华,这一次我们会战于赤壁,生死难卜,我意留你率领两千战士留守广济,若将来我们真要远赴西域,还望先生全力助之。”     杨仪被感动了,王想如此的厚待怎不让他倾心相报,“将军厚看,我必定不负所托。”
阅读全文

枪击长空    董卓觉得此时好轻松,天空很蓝,白云几朵,微风几许,阳光温暖。    大白马悠闲的前进,董卓也唱起了小调,只有在无人的地方,身为朝廷中的将军与江湖中的大侠的自己才能像现在这样。    烟尘滚滚,马上的每个人都是灰尘满面,气喘吁吁。    董卓换上了威严的表情,像一个严肃的判官。   “董大侠,董大侠!”一齐连滚带爬的下马,扑倒在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董卓忙问,也许真有什么大事。    一个年轻的剑手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喊了一声,“董大将军,刚才得到消息,西域高手碧华已经来到这里,她一路之上已经击败了三十名高手,我们得知您在附近,就赶来------”    董卓喜欢这个年轻人,因为他称呼自己为大将军,这是自己的梦想。他一挥手,“不必说了,你随我一起走。”   “是,我是太史子义------”    大白马不再悠闲,两匹马一齐疾驰,子义敬畏的目光始终追随着董卓,却又不敢开口。    终于找到了碧华。    一片空旷的草地之上。    飘逸的长发,大大的眼睛,很有神,却是一脸的疲惫,她的马已经倒在了地上,抽搐着。    她的眼角似乎有些泪痕,站地笔直,手中有一柄弯刀,闪亮着一道冷波。    子义的眼里有光,兴奋的光芒,扶剑的手已经开始有些颤抖。    董卓长叹一声,“碧华姑娘,我们是来向你挑战的,不过看来你已经很累了,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再来一战。”   “不必了!”    碧华的脸上却是愤怒,“你们为什么无休止的向我挑战,我是西域人,可是我来中原只是来看一看这美妙的风光,可是我,却要接受莫名其妙的挑战,为什么!”    子义的脸上有了迷茫。    董卓手中的银枪闪烁,“碧华姑娘,我来告诉你原因,因为你是西域第一高手,为了取得荣誉,就只有战斗。”   “那你来吧,就现在!”碧华的眼中没有恐惧,却有自信。    董卓的心里忽然有一个念头一个似乎被压抑许久的想法。“今天的阳光很好。”    碧华一怔,子义却仿佛已经明白,笑了,笑容很纯,“董大侠,我听说你很喜欢喝酒,我请你。”    董卓皱了皱眉头,“碧华姑娘,我邀请你,我们一起游览风光。”    眼神传递着真诚。    碧华犹豫了一下,“好。”    清晨,幽静的山林小院。    董卓品着茶,望着神采奕奕的碧华,微微一笑,“说真的,我不喜欢喝酒,我觉得品茶才有味道。”    子义却有些奇怪,“可是我听说您千杯不醉?”    碧华抿嘴一笑,“英雄怎能无酒,我们的族人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可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那样的,身不由己呀。董卓,我们一起去爬山!”    山不高。    山顶上,碧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里的空气好清新,董卓,你会不会唱歌?”    象个小女孩似的,用着盼望的目光。    董卓的脸居然红了,却不忍拒绝,“我,不好意思,我只会那么一首,而且还唱的不好------”   “那就唱唱吧。”碧华很自然的轻轻挽住了他的手臂,柔柔的话语。   “和我一起歌唱,一起流浪,一起飞翔,直到远方------”有一些深情的演唱。    碧华笑了,她开始舞动,一段优美的舞蹈,她很投入。    歌声停止。   “碧华,我们是朋友,你让我有了轻松愉快的心情。”    碧华眨着大眼睛,“可是你还是要击败我,是不是?因为你是董大侠。”    董卓点点头,良久吐出一个字,“是!”    天高云淡。    依旧一大片草地,依旧有三个人。    大白马悠闲的吃着草,年轻的子义却是一脸的紧张。    碧华的手中有雪亮的弯刀,董卓手执闪烁的银枪,阳光下,两人一动也不动。   “请。”碧华一脸的轻松。    子义闭上了眼睛,他不忍看下去,他没有了对这一战的渴望。    董卓心中一震,阳光下,银枪闪动,刺向了天空------    枪风扫过,长空中似也有一抹枪痕。    子义楞住了,碧华似乎早已料到,“董卓,朋友。”    董卓轻松的大笑,“祝你好运,朋友碧华,你很美丽。”    子义也笑了,他似乎懂得了许多,这片草地很广阔,人喊马嘶,跑着叫着,人生岂不快乐?那一抹枪痕是否也让天空为之心往?
阅读全文

剑迎风雪    小关喝了整整一壶酒,他觉得心理好暖和,“再来一壶酒!”    屋外风雪依旧,帘子一挑,一个大汉走了进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要喝酒,我是大侠陆晴天!”    小关楞住了,沾满雪花的脸上,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厚厚的嘴唇,他果真是大侠陆晴天!    小关手轻轻一推,酒壶已飞了出去,“陆大侠请。”    陆晴天大笑,“好,谢了!”不知为什么酒已似箭一般射出,射入他张大的嘴里。“好酒!”    眨眼间,酒已喝完。    小关醉眼朦胧,“陆大侠,不知这风雪之夜你到哪里?”   “我去杀人。”陆晴天很平静。    小关的心里忽然感到了由衷的钦佩,风雪之夜,大侠不辞辛苦,所杀的一定是穷凶极恶之人,为民造福,岂不是很伟大?他投向陆晴天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敬,诚恳的说道:“陆大侠,我真想做一个似你这样的人。”    陆晴天应了一声,“你使剑?”   “是,我从小就使剑。”    陆晴天的眼里忽然有了一丝的不悦,“我也使剑。”    小关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有些兴奋地说道:“我知道,陆大侠,我始终以为您剑法天下第一,我想------”    话说一半,陆晴天的脸上已有了得意之色。   “我想也做一个侠士,今天我在并州杀死了五个为祸武林,欺压百姓的人,看着百姓开心的样子,我就很激动,我想陆大侠您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吧?”小关的脸上充满了渴望,他从心里希望得到一点鼓励。    陆晴天笑了,哈哈大笑,“我年轻时哪有你这么傻,有时间应该苦练武功,去找高手挑战。”    小关呆住了,他的眼神里有不信与迷茫。   “再来一壶酒!”陆晴天大喊,“要杀区野鹤可要多喝点酒,以壮声色。”    小关一下子跳了起来,“区野鹤!你为什么要杀他?他可是百姓人人称颂的好官,当年若不是他抵挡匈奴的侵袭,------陆大侠!你不能这样!”    “你很有正义感?哈哈,今天的时代还有你这样的傻瓜,谁让区野鹤是个使剑的高手,居然有人说他的剑法超过我,所以他要死,我是大侠陆晴天!”     依旧威武的身躯,英武的脸,依旧是能震撼人心的话语,可是小关忽然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假的。     陆晴天站了起来,大笑,“我要走了,去杀区野鹤,我是大侠陆晴天,谁敢阻挡!”     小关猛然也站了起来,“等一等,我向你挑战!”     瞬间,小关觉得自己瘦弱的身躯变得坚强起来,声音也变得浑厚,胸中仿佛就要燃烧起来。     缓缓的转过身来,陆晴天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不信,“你向我挑战?”    “是,我向你挑战!我是小关,关平!一个无名的剑手,关平向你挑战!”     掀开帘子。      风雪打在了身上,脸上,陆晴天猛然觉得一阵寒意,一阵从未有过的寒意。     步伐很稳,风雪烧得脸庞很烫,整个人仿佛已要燃烧,小关扶剑的手已有了一些颤抖,迈开大步。     十丈之远,漫天风雪中,两个人一动也不动。     猛然,风雪更大,刹那间,两道白光闪过,迎着风雪------
阅读全文

     王想此时却和他的谋士们,为了今后的出路在探讨。     因为兵士达万人,而这广济虽是大县,也不过一万余户,四万余人而已,虽有从江陵移过来的钱粮,仍渐感不足以支持全军。     李昌说道:“我看我军不如离开广济,赶到赤壁,参与刘孙两家,与之联兵,与曹军决战!”     众皆愕然。      “众位,只有在战斗中我军才能成长,只有击败曹操,才会重有乱世!”     陈哲略一思忖,击掌叫好道:“好!没想到复元兄也有如此的勇气,我都没敢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众人尽被感染,均又有了意气风发的感觉,毕竟在每个人心中胜利似乎已成必然。     杨仪却在群情激荡之时笑了出来。       他笑得好奇怪,带了一点点讥诮的意味。       王想对这个人并没有多少印象,这是个年轻的文人。     杨仪知道自己已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王想将目光投向了他,白面书生的他让人对他少了一份信任,“请问先生有何高见?”     赵普皱眉道:“杨仪,你何故发笑?”    “我笑是因为如果若复元先生之言,则主公大业必不可成,而我等之功业又怎能得成!”     众人皆惊。     “我请问若我等加入,又对战事有多少影响呢?退一步说,就算我们参加大战侥幸击败曹操,胜利的果实我们又能抢到多少,主公前次一时的冲动已使我们成了叛逆的代表------”     李昌哼了一声,“是么,那依先生之见?”    “另外开辟我们的天地!”       杨仪很激动。     “我从小就随父辈游历天下,三年前,我也曾游历西域,大汉之皇权在那里已不存在了。”     杨仪振奋道:“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到那里寻找我们的事业!”     
阅读全文

呜呼!之乎者也。直此世界杯如火如荼之际,寄托着我们无数梦想,凝聚着我们无数心血的三国论坛已经迎来了他的两岁生日。可喜可贺。对党争我以为还不够热烈,还需要有吹鼓手煽风点火才行,想当初自己被吸引进坛也是因为这一点,反正大家都知道不过是开心而已,相信不会伤了和气的。对于灌水还是少抽为妙,因为抽水过多容易减少人气,大家心中有三国才到这里灌水的,一剑兄已经够辛苦了,可以少抽点水,休息休息。关于大学士征文最多一月一次,太多反而降低大家的热情。最后,没有了。三呼太师万岁,飞将军无敌,一剑兄世外高人(别和我们新盟争了,哈哈。)
阅读全文

     我陆逊年轻有为,武功虽不算最高却还拥有绝顶的才智,我怎能才孙策帐下蹉跎,尤其他并未重用于我,连一个城市的军师都不给我做。我要自立门户。     但我很穷,只有区区数十金,如何才能找到与我一同举起义旗的兄弟?在我眼里是没有那些庸才的,我的兄弟都要是天纵奇才。我看中了诸葛子愉大人与鲁肃大人他们都是才智过人呀,更可贵的是他们都是忠厚善良之辈,他日决不会背叛我这个义弟兼主公。     于是,我在卢江这座城市里开始了默默地耕耘,我忍受着孙策的指责,因为我每季只做一次工作,我省下微薄的金子请二位大人吃饭,每月无论风雨我都要与他们交谈,顺便也会与虞范大人吹上几句,我们之间的关系从知己到好友再到信赖,几个寒暑蹉跎,我与他们二位大人终于变成了敬爱。这正是我孜孜以求的目标呀,我离成功是这么的接近------     可是可恶的孙策仿佛洞穿了我的用心,他竟然将二位大哥调到了柴桑,虽然我们还没结拜,但我心中已把他们当作兄长,我此时只有隐忍不发,我没想到的是不过三月工夫虞范大人居然主动提出与我结拜,苍天可鉴,我们共同拔剑起誓------     我此时放眼天下,只有南荒尚有我立足之地,但我还不能走,我不能丢下我心中的大哥,于是我去拜访二位兄长,看来他们心中早已拿定与我共闯天下的决心,他们立即提出与我义结金兰。     于是我下野,与我的兄弟们离开了富饶的江东,来到了属于我们的南荒之地,在那里我们拥有未被开发的永昌,建宁,还有三江。我们无所畏惧,不知打退了多少次刘璋父子的进攻,尽管我们兵微将寡,但我们有斗志,有才智。     我们一天天强大,曹操这个当世的英雄他横扫天下,当孙策发起反曹联盟的时候,我坚决不参加,曹操离我还很久远,我不能浪费我有限的精力,我娶了普通的翠兰,我期待着我名扬天下的儿子陆抗的出生,尽管我知道那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曹操越来越强大,孙策就要完蛋了,马腾已经失败------     终于有一天,鲁肃大哥向我提出,我们第一次的进攻,攻取成都。     尽管他们有赵云,刘备,马超,但还是败了,我拥有了成都。我的第一次成功。     曹操死了,曹丕更加果敢,所有的狗熊们都被他消灭了,只有我,陆逊,傲然以对,我在孙策灭亡之后,去找寻来了我的许多朋友,韩当,朱拒-----我也有大将十数名,于是开始了矿日持久的成都保卫战,每个季度都要打上三四仗,但我仁者无敌,甘宁,孔明,元直,士员先后感怀我的不杀之义投入我的麾下。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可以,或许是我的儿子陆抗可以一统天下。
阅读全文

     广济一战,大顺铁军名扬天下。     英雄的感召力是无限的,不过十天的光景,王想的顺军就已经超过了万人,王想在人们的心中也成了万人敌。     可是王想发现自己一时的冲动也成了众矢之的,因为放弃了汉家的正统,自己已经成为异类,何况自己本就来自贫民。     可谋士们却都很激动,因为自立为王,也就意味着一旦成功,他们就都成为了开国的元勋,这血战的成功,又让他们本已很强的自信又上升了一层。     王想拜李昌为中军司马,赵普为主簿,陈哲为行军参议,为谋士首领。     拜何可为威勇将军,统军二千。     拜曾布为奋威将军,统军二千。     自己则着力训练这六千人的新军。他望着这些年轻的战士,知道他们已把一生的梦想载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这期间,小倩认识了田甜。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广济城外的天空很蓝,空气也很清新。     小倩渐渐地又感受到了一个人的落寞,尽管她知道王想并不是想离开她。     每天,她都要人送她来到城外的这条小溪边,在这里感受亲新,想着蓝色的天空与倾听蚕蚕的流水声。     而田甜仍然留在了广济。     她此时已记不起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了,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去杀王想这样的英雄,就让他在战场上决定自己的命运吧。     这一天,曾布恰好带领战士们在离小溪不远的空地上操演,而田甜作为一名观众也在观看。     于是,田甜终于见到了秦倩,王想将军的红颜知己。     她感受到了秦倩的那一丝落寞,她走近她,轻声说道:“你好。”     小倩温柔地一笑,“你好。”     又是平静。     田甜有一丝的抑郁,“我叫田甜,你和我想象中差不多。”    “是吗?”秦倩说道:“是吗?也许你错了,也许你觉得我是个充满忧愁的人吧?幸好我不是。”     她现在的笑充满了明亮,方才的落寞也已挥散,“因为我现在有人说话了,那落寞就没有了。”     田甜有一些诧异,在她的面前的秦倩又有了神采,甚至有那么一丝的骄傲。     曾布此时已结束了训练,他也来到了她们的身边,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怜惜,他轻轻咳了一声,“倩姑娘,你好,我是曾布。”     她给了他灿烂的笑颜,“我知道你,王想说你很出色。”     田甜看到了她的骄傲,王想就是她的骄傲。     就从那一天起,秦倩多了两个朋友,田甜与曾布。     尽管她与他们在一起时,更多的是沉默,可她却少了许多寂寞的感觉。     
阅读全文

              黄巾之梦     我现在终于有钱了,但我不得不改换我的名字,至于我的真名我再也不会提起,也许只有在梦里我才会说出来吧。     不久之前,我还充满梦想,我参加了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尽管我原本不是很穷的人,但我是一个时刻都想出人头地的年轻人,我可不愿庸庸碌碌一辈子。所以当我的同乡张角开始传道的时候,我就洞察了这是我飞黄腾达的机会,我适时的拿出所有的钱财购买了一批黄布。     我对他说道:“听说光武帝时有一支横扫天下的义军叫做赤眉军,我们要比他们先进一点吗,干脆每人头上包一块黄布。”我的无私精神让张角深表感动,他拉住我的手,“我不会忘记你的。”     终于起事了,黄巾仿佛在一眨眼之间就遍布天下,我凭着与张角的良好关系我得以执掌钱粮,虽然显得地位不太高,但能捞得着实惠,我尽量的不抛头露面,就算出去我也要化一点点的妆,反正我当时只是在想还是安全第一,万一失败了,也有退路。     后来,原本腐朽的朝廷开始招募英雄,英雄们都出现了,一个,两个,三个------而且大多出身高贵,他们一旦出现总是一呼百应,我才知道原来出身也是这么重要,就算是我们自己的战士,恐怕心中对他们也存着一分敬畏。     我开始慢慢的淡出组织------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     我们伟大的黄巾起义也失败了,失败的好迅速,我也成了帝国有名的巨商,我认了一对孤苦的兄妹为自己的弟妹,他们现在一个叫糜芳,一个叫------对了女孩的闺名不能告诉大家,至于我叫糜竺。     最近我认识了皇叔刘备玄德公,他也是那场战争中崛起的英雄之一,我觉得他真的有帝王之像,所以我决定赞助他,同时还想与他作亲戚,让他做我的妹夫,哈哈。     有一件事,我一直很疑惑,就是玄德公到底是不是真的皇亲,他今天终于告诉我,“我当然是了,我不是皇亲干吗要去打黄巾,------”他醉了。     其实我也醉了,我突然好象告诉谁,黄巾的伟大,因为是我提出黄巾的概念,我不想只有黄巾之梦。     
阅读全文

                           保护皇帝     我此时应该如何?     我身为大魏禁卫军的战士,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大魏皇帝,现在理应是我出手的时刻。     那名不知名的将军已从贾充身后冲出,冲向了皇帝。     我知道此时并不是建功立业的机会,谁都知道现今皇帝只是傀儡而已,连皇帝自己都说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虽然皇帝很年轻,但我却从心底里对他有一股敬佩,谁能有他如此勇气?     我是不多的追随他出宫的士兵,其余的人都是一些毫无战斗能力的内侍罢了。     但此时我忽然有了一丝恐惧,我想我不会是他的对手,即使上去也不过是送死罢了,我想给自己找个借口。     皇帝似乎处于极度亢奋状态,挥舞着手中长剑,越来越近------     我再也不急多想,我冲了上去,我不为天下闻名,我只为尽一名大魏禁卫军的职责而已。     保护皇帝------     我倒下之后,也听到了皇帝的惨呼,看来就算到了阴间我还要继续我禁卫军生涯。     
阅读全文

                        无名谋士     我曾经有机会成为一名搅动天下的谋士,可惜我失败了。     当听说司马氏夺权成功的时候,我注意到驸马大人也有一丝兴奋,他的风度翩翩,他是武侯之子,可他却没有权力。     当听说他的亲戚们在吴魏先后被诛的消息之后,他嘟囔了一句,“为什么我们诸葛家不能成功!”     我知道我有了机会,我想出人头地,想名动天下。     终于有一天,我没有喊他叫驸马,“诸葛先生。”     他有些惊诧。    “我听说当年武侯出世之时就是被人如此称呼的,现在朝政腐败,当年刘备死时就有明言,刘禅废立皆由武侯做主,今日您年少有为,却空为驸马,大志难舒,国家有道者得。”     他的眼光闪亮,虽然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已动心,他的手已握成拳。    “大将军姜维初掌兵权,只需修书一封,定可站在您的一边,到时起府中甲士突袭皇宫,谁敢拦您去路,天下百姓自然是拥护您武侯的后代。”    “真能成功,但若事败------”他忽然有了一丝犹豫。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为成大事岂能不冒一点风险。”     他叹了一口气,“让我想想。”     我知道他没有勇气,因为以后的几日,他看见我都刻意的躲开。     我于是离开了他的身边,我想也许他造反没勇气,却有勇气杀我灭口。     我云游天下,到了武侯的家乡,大哭一场。     
阅读全文

                       大汉军旗     我只是一名小兵,一名大将军姜维身边普通的卫士。     这曾经是我骄傲的工作,他也是我的偶像,尽管他一天天苍老,但傲人的气质却丝毫没有减退,他在我们心中就是战神。     忽然之间,大汉就灭亡了,是那么的容易。     我骄傲的工作似乎突然也成了我的耻辱,姜维不再是光荣的名字,而是贪恋权位的小人了。许多人都走了,我也动摇过,但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已完全似一个老人,我不忍心离去,也许是我心里还对他有那么一份盲目的信任。     今夜,乱起。     大将军的脸色惨白,轻声叹道:“天亡大汉。”他的眼里有泪,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没有变。     ------     我的刀已钝,敌人却还在逼近,我这才发现大将军身边就只剩下了我,大将军忽然对我说了一句,“谢谢你当初没有离开我。”他的语调里有感激。     我猛然想起我的怀中还有一面小小的却是我心爱的大汉军旗。     大将军接过这面大汉军旗,插在背上,仰天长啸,“尔等岂可杀我!”他的斗志又起。     最后,我中了一刀,倒地,我知道我就要死了,但我在这一刻发现大将军终于就要杀出重围,我想我可以安息了,大汉军旗在飘扬,大将军,千万不要在此时犯心口疼的毛病,大汉军旗一定可以保佑你------
阅读全文

     夜晚,却更充满了血腥。     这是一场比白天还要惨烈的大战!     王想永远是身先士卒,他已记不起自己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     杀!杀!杀!     随他出战的三千将士也无比的英勇,这次突袭是成功的,就算是曹仁这样的杰出将领也无法在大雨中在黑暗里与他们抗衡,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怀着必死之心。     三千人一律是长刀,即使在夜里,仍有闪亮的刀光。     曾布也换成了长刀,他紧紧地跟随在王想的身后,他在激发自己的每一份战斗力,为了胜利。     就在这不断的前进的战士的脚下,倒下一片又一片的曹军。     江河死在了乱军之中。     王想看到了他倒下,他心中只有悲鸣,他猛然长啸,“无敌男儿永不言败!”     士气达到顶峰。     曹军虽然训练有素,终归还是败了!     败势一显,就再难挽回。     曹仁率先撤退,随即就是放弃了抵抗的溃败。     当天亮的时候。     曹军已跑得无影无踪,丢下了五千多具尸体。     王想又失去了一千儿郎。     可每个人都又有了自信,胜利的骄傲!     陈哲的左臂中了一箭,却依旧斗志昂扬,“今日之胜已经证明我军乃无敌之铁军,将军我等对前途永有信心!”     王想拉住他的手,“好,万云!天下任由我等闯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们就是大顺的铁军,去他的什么朝廷,大顺万万岁!”     
阅读全文

      他这一夜虽然几乎没有休息,却精神奕奕,充满了神采,眉宇间透着自信。      文天祥笑道:“将军看来心情不错,我也就放心了,在此告辞。”    “大人此去当可大展鸿图,我期待着大人的好消息,告辞。”     王想在接下来的日子专心训练自己的骑兵,有了这三千匹良马,再加上原有的两千骑兵,他已有了五千骑兵。      周醒此时向王想提出组建一支火器队的建议,他在临安曾有一位朋友在兵部火器营任职,他也因此了解到火器的威力,王想也欣然同意。他们从军中挑选出了一些对了解火器与火药的战士来制造火器。      他们主要制造的火器是火雷。即以硫磺火药制成球状物体,点燃引线后通过投石机发射,射程可达百米,杀伤力极大。      王想经过考虑之后决定任命周醒为特别部队的千人长,掌管火器营及投石车队的一千战士。     “冰焰,你这支特别部队将是我军的王牌,不仅要熟练使用火器和投石车,而且还要学会驾船技术才行,这一切就全交给你了。”      周醒叹道:“将军,您是一刻也不让我休息呀。”     “那我收回对你的任命?”     “得令,千人长周醒一定完成任务!”      楚玉很奇怪地问王想:“火雷杀伤力这么大,为什么不大量装备呢?”      王想笑道:“使用火器对于战士们也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每次投掷还需点燃引线通过投石机发射,火器的生产也不是很容易,况且仅能远达百米,蒙古铁骑瞬间就可冲到你的面前,你不可能炸死所有敌人,这种火雷我只打算在生死存亡之际使用,这样我们的退路也开阔了许多。”      泉州的春天阳光明媚,李潮率领着大军终于来到了这里。美丽的风景,和煦的春风让大家都有些心矿神怡。      李潮驻马仰望不远处的泉州城,城虽不大,城墙却很高,看起来也很坚固,这里以后将是他的领地。      此时,李巨从后面追上了李潮,“李先生,果真如你所说,这里真是不错,大军开进城去吧。”      李潮微笑着摇头,“李将军也太心急了吧,我打算军队先不入城,我与将军率一队亲兵进城先去会一会这泉州的父母官,体察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将军意下如何?”      李巨道:“一切听先生安排,那我先命大军在城外扎下大营。”      城门守军根本没有敢拦阻李潮与李巨入城,城外如此大的兵势已让他们有些胆战心惊。      他们径自入了城,观看着泉州的风貌,泉州城并不算大,却很整洁而且热闹,熙闹的人声,祥和的气氛,处处显示着勃勃的生机。      李潮有一些感慨,“如若天下人都能如此安居乐业,真是人间幸事。”他们问明了府衙所在,就直奔而去。      泉州知州梁圣方已迎候在府门外,他看起来五十上下,倒也生得儒雅之像。      他拱手道:“二位将军大驾光临泉州,在下迎接来迟,还望恕罪。”      李潮与李巨也都还礼。李潮道:“打扰梁大人了。”      梁府书房之内,双方落座,开始了攀谈。      梁圣方道:“素闻王想将军起义兵为国为民奋战不殆,在下心中一直充满景仰,今日见到李先生与李将军更感二位乃是当世豪杰,无怪可以扬名天下。”      李巨大笑,“知府大人客气了,李先生确实是文武双全,而我可就只是武夫一名,不值一提啦。”      李潮微笑,“泉州如此富庶,知府大人的治理一定是很得民众爱戴了,我方才还在感叹,如若天下皆如此地人民安居乐业,何其幸事呀,我军战士见到如此美好的地方,都已经留恋忘家了。”      梁圣方有些自得,“过奖了,过奖了,我只是抱着为官一任,不能对不起百姓的想法勉力位之。大军即已到达泉州,我将筹备一批物资,明日到军中慰劳战士们。”      李潮品了口茶,“好茶,如此我代表战士们多谢大人了。”      李潮站起来,走近书架,“大人的藏书可真不少呀,想来一定也是清雅之士。”      梁圣方也走近书架,“我平时好静,一般也就看书打发时间罢了。”他犹豫了一下,道:“不知大军欲开往何处,可否告知?”      李巨面色一变,李潮示意他冷静。“其实我军南下也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如果知府大人欢迎,我军就想驻扎在这里,保全一方平安,大人你看如何?”他的语气很平和,脸色却很凝重。      梁圣方脸色变了几变,想说拒绝终究还是忍住了,“那,那自然是欢迎之至。只是泉州城小,恐怕容纳不下大军驻扎。”      李潮道:“多谢大人首肯,我军将只入城五千人,其余各部会驻扎在城外与附近的小县,大人不需担心,我军既来到这里,绝对不会骚扰百姓的,我们会把泉州当作自己的家乡一样。”      梁圣方知道自己无力抗拒,自己只是一任文官,手下守城军士,不过两三千人,如何能够违背李潮的意见,心中也惟有期盼他们真如李潮所说的那样善待百姓了。“如此泉州今后就靠李先生与李将军了,我这就奉上印信。”      李潮笑了,“大人这倒不急,不若大人现在就请来本地的头面人物一起随我们出城去参观一下我们的大军,让大家感受一下我们的军威,然后大家一起畅饮一晚,岂不快哉!”      李巨不由分说已挽住了梁圣方的臂膀,“梁大人,请吧,不要客气嘛。”      
阅读全文

     王想原准备去温州迎接文天祥,他很想知道天祥目前的想法,但是又有点担心元军突然南下,毕竟从临安轻骑而来不过一天多的路程。     他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派周醒去温州等候天祥的到来,然后请天祥来这里共商大事。     周醒虽然有一些疲劳,却有一点兴奋,“我素来听闻文大人的高风亮节,却没想到自己可以见到他。”     王想微笑,“冰焰,这一次又辛苦你了,自你加入军中以来,一直如此忙碌,立下了不少功劳,今后决不能亏待你的。”     周醒道:“多蒙将军赏识,我即刻出发。”     文天祥站在小舟之上,望着越来越近的陆地,心情很不错。     他真的觉得自己很有些机智,也有着很好的运气,这一次自己全节归来,可以想象到自己的名声将会是如何,他对自己的未来居然也又有了年轻时的憧憬。     有时候,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本来自己以为朝廷投降的决定对于自己应该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可是当知道这个消息时,自己居然挺过来了。也许自己的坚强以前没有察觉,而逃脱更是让未来一片海阔天空,他急切的要回到这片尚未沦陷的土地,他要书写自己英雄的篇章。     当风起的时候,文天祥终于回到了尚在大宋控制下的土地。     周醒在迎接的队伍里只是一个小人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位置。     看着被众星捧月般迎接的天祥,他有一点点的羡慕。     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心情也还舒畅,在他看来,有了天祥的归来,真能如众人所讲的扭转这即将崩溃的局势吗?他几乎完全不相信。     但从心底里他对天祥还是有着一份敬佩,也许是同为读书人吧,他认为自己有着与天祥一样的傲骨。     文天祥感受着众人的热情,但却从苏刘义的口中知道了他们即将撤离温州进入福建的事情,他有些诧异,“苏将军,为何放弃温州?”     苏刘义小声道:“文大人,我准备率军入卫福州,我与陆秀夫大人,张世杰大人等人准备在福州拥立端王登基,大人也随我们一起走吧。”     文天祥心中有了一丝无奈,其实他并不赞成放弃整个浙江,毕竟国土日渐缩小,回旋的余地也就越小,但是另立新君却也是当务之急,他也就沉默了。     恰在此时,周醒出现在他面前,“文大人,在下周醒周冰焰奉王想将军之命请大人前去共商大事。”     文天祥笑颜以对,“哦,冰焰,难道说你同时具有冰一般的冷静与火一样的激情,好象以前我并未见过你。”     周醒也有了一点自得,“大人的评价恰如其分,我才加入王将军帐下不久,文大人,这是王将军给您的亲笔信。”
阅读全文

先生晦迹卧山林三顾那逢圣主寻鱼到南阳方得水龙飞天汉便为霖托孤既尽殷勤礼报国还倾忠义心前后出师遗表在令人一览泪沾襟
阅读全文

     王想流下了热泪,他真的很悲伤,在他眼里,战士们就是他的兄弟,可今天却有这么多的兄弟失去生命。     为了他的事业。     他没有忍住悲痛,就当着所有人的人面前,他一句话也不说,任凭两行热泪滑落。     每个人都被震撼。     可是真情岂不是最能动人?     就在这一刻。     曾布知道自己愿意为了王想的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就为了他这两行热泪,坚强的热血男儿往往更重情意。     赵普已不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了,几个月的军旅生活,已使他拿起了长剑,他平常以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可是面对着这一切,他的心也已软了,他第一个哭了出来,放声地痛苦。     随后就是几千人的哭声。     传遍四野。     田甜也听到了哭声,尽管她没有走近他们,但这震天的哭声也让她感到了震撼。     原来世上还有这么悲壮的哭声。     曾布用衣袖抹了抹眼泪,“王将军,我------”     王想昂起了头,一摆手,“不必多说,兄弟,欢迎你的加入。”他充满了真诚。    “兄弟!”曾布有着激动,多么让他为之感动的一个词。    “我们同是兄弟,兄弟们,今晚就是我们生与死的一搏,愿意一搏的与我一起出战!”     王想的长刀已起。
阅读全文

     广济。     战斗仍在继续。     曹仁的三万精锐拥有良好的纪律,尽管他惊诧于这突然成名的王想的军队坚强的战斗能力,和无畏的勇敢,但这个时候他没有一点的慌张,他是一名出色的将军,心中却钦佩起丞相的先见之名,曹操为他送行时对他说:“我给你三万人,不要对敌人有丝毫的轻视,王想能迅速崛起一定有他的道理。”     曹仁不想与王想单挑,他现在已经很珍惜自己的生命,今日的天下已经成为曹家的天下,他手中的长枪仍有当年之勇,却已不需要长枪出击,他有人数六倍于王想的兵力。     血仍未冷。     王想的左肩中了一箭,他却没有感觉,他的兵器已换成了一柄长刀,更有威势,他仍要战斗,他不能倒下!     就在此时,曾布与田甜来到了战场。     只一眼,曾布就已经看到了王想。     英雄总是那么醒目!     所以英雄充满感召力,战士们才没有恐惧。     曾布没有丝毫的犹豫,打马飞奔,杀向曹军。     田甜没有移动,她第一次被战争震动,血在飞扬,她不想让曹仁看到自己。     曾布的剑网似梦。     天佑王想。     就在此时,风起雨落,雷电交加,风势很大,雨似飞箭,恰好风势是冲向了曹军,王想不由精神大振,“战斗只有胜利!”     曹仁此时只有选择收兵,他的部队尚未散乱,此时收兵,仍是对峙,他不怕王想玩出什么花样。    “就让王想小儿多活一天!”     这一战,王想损失了一千名战士,敌军损失达两千之众。
阅读全文

     今天他已收到了刘琮使人送来的荆州地图,向他投降。     荆州已经不战而降!     曹操此时感到很兴奋,充满了活力,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代,几十年的奋战终将有了结果。     荀攸站在他的身后,“丞相,一统天下就在眼前了。”他的声音里也充满了兴奋。    “是呀,刘琮黄牙孺子,他还有别的选择吗?”曹操转过了身,“荀先生,为了这统一大业,你也付出了许多心血呀。”     他的眼光很柔和。     荀攸也有一些感慨,“幸能得遇明主,丞相的功业必将万古传诵。”    “刘备这次也该消失于这世上了,哈哈哈哈------”曹操手已成拳,“刘玄德以仁义传诵天下,以皇叔之名尊贵天下,可是他又怎么配与我曹孟德相比,我的天下不容他的存在!”     荀攸点头道:“若论仁义,则丞相才乃真仁义,因为对于天下百姓来说,安定祥和的生活才最重要,而大汉之天下,如果没有丞相的奋战,又岂能有机会结束二三十年来的战乱!”     曹操大笑,“可惜天下之人没有先生如此的见识呀。”    “丞相,不需多久,百姓便会归心,今北方初定,人民过上了安定的生活,还有谁会想去支持什么仁义的皇叔,到大汉之天下重归一统之时,又会有谁不赞丞相之高义。”    “先生说得好呀,刘备现在已到哪里了?”    “刘备率军已经从樊城出发,且跟随他的百姓尚有十余万,目标是经荆州赴江陵,再到江夏。”    “好,玄德,你的百姓这次会害了你,也成全了老夫呀,我要亲自率骑兵追击玄德!”
阅读全文

     曾布有一些诧异,“不会吧,小姐,王想将军的大名现在已经传遍四海,他虽然出身布衣,却是人中之龙!”     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辉,“我的人生也要有了光彩才能不算虚度,我也是平民出身,所以我只会选择追随他。”     田甜看到了他的激动,她也被他感染。    “也许是我太不了解战事了,如果王想真的这么牛气,我也想去见一见他,你知道他在哪里?”     曾布笑了,“我当然晓得,王想将军之军齐集广济,准备与曹军一战呢,我离广济越近,就增添了一分紧张。”     田甜已然决定,她要杀掉王想。     虽然她不知道王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她看到了他的感召力。     她冲他抱乐抱拳,“英雄,我来自北方,田甜是我的名字。”    “田甜,好甜的名字!”     曾布大笑着也抱了抱拳还礼,“我叫曾布,田甜,有你陪我一起上路,时间一定过得飞快。”     她有一丝娇羞。     毕竟又有谁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称赞。     打马如飞。     曾布感觉好极了,他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好的心情,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好运已经来到,未来充满光明。     此时的曹操得意非凡。     在新野小小的失利掩盖不了他巨大的成功,荆州不战而降,天下的统一又还有谁可以阻挡。     这一切的成功均来自于自己!     
阅读全文

田甜的心情很不好。她独自一人离开许都已经许久了,她是个女人,所以她不能随着远征的大军一起南下,不得不与曹操分离。她心中的爱人曹操。尽管这只是她心中所想,也许曹操永远也不会明白,可是在她的心里,他已是无法有人替代了。他对她好似父亲一样,无上的关爱,使她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可他却不能接受自己,因为他是最伟大的英雄!可她要跟着他的大军,她不想离他太远,她要看到他建立这无以伦比的伟业,她相信统一天下只有他做的到。她记得他有一天说过的话,“天下之人谁敢不服我,我就让他消失,天下的土地都要归我所有!”自己在他的土地上感到很安全,快乐。大军的速度很快,她知道他的进军很顺利。一路上,她都在想,自己要为他做点什么,也要为他伟大的事业出一份力。终于,她决定了,她要为他去刺杀孔明。孔明的大名传遍天下,在她心里也对这样的人物怀着一丝向往,尽管她的剑术未达顶尖,可她却毫不胆怯。女人容易接近目标,尤其是象自己这样美丽柔弱的女人。可是她来迟了一步,当她到达新野之时,新野已经烧过了那把大火,她所能看到的只是残垣断壁和无数曹军的尸体。可在这里,她遇见了曾布,一个年轻的剑客。曾布正在投奔王想的路上。曾布只不过看了田甜一眼,他就已经痴了,他从未见过有如此甜美笑容的女孩,她迷住了他。就只是这第一眼的感觉。缘分无边界。  【给作者留言】【关闭窗口】     帖子查询  按主题按作者     
阅读全文